中国新闻网-新疆新闻网-兵团新闻网旧版  . 投稿须知 | 进入投稿 | 新闻热线0991-6123976
新闻 国际 国内 疆内 图片 会议 | 文学 小说 散文 诗歌 新书 | 书画 名家 新蕾 书法 | 摄影 展厅 精粹 人物 风光
图文 企业 兵团 农场 专稿 讲述 | 理论 访谈 法制 言论 视频 | 纵横 旅游 娱乐 生活 | 民生 求购 供应 招商 专题


公告:
·兵团新闻网栏目发稿及得分明细表--[1月22日]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二十九团关于有奖征集团歌获奖…--[1月16日] ·获得《兵团新闻网》2012年头题新闻奖作品目录--[1月9日] ·2012年度《兵团新闻网》优秀通讯员优秀通讯站支持《兵…--[12月31日] ·《兵团新闻网》2011年度优秀通讯员优秀通讯站支持《兵…--[12月15日]
您现在的位置: 兵团新闻网 >> 新闻 >> 要闻 >> 正文
要闻 -

山洪突袭——托木尔峰脚下四团战洪魔系列报道之一
作者:王建国 张涛  罗青玲 …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签发时间:2013-6-29 11:39:23

    兵团新闻网阿克苏6月29日专稿 题:暴雨夜,山洪突袭——托木尔峰脚下四团战洪魔系列报道之一

    作者:王建国 张涛  罗青玲 高雯  张晓婷

   【核心提示】皑皑托峰冰雪,浩浩抗灾壮歌。6月17日21时许,一场特大暴雨引发50年一遇山洪突袭托木尔峰脚下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阿拉尔市四团,短时间,全团一片汪洋,成为泽国,致使全团1200余户3200余人受灾,6万余亩农作物受淹,最大水深达到2米左右。那一夜,暴雨如注,山洪肆虐,成为四团人挥之不去的梦魇,但又成为
彰显大爱情操的“舞台”。

  
 
     杏子红了,麦子黄了,玉米地一片葱绿……


     放眼望去,远处的天山,盘亘逶迤,连绵的雪峰巍峨耸峙,高耸入云的托木尔峰头戴玉冠,显的冰冷而又庄重。


     进入6月,托木尔峰脚下的四团大地生机勃勃,庄稼绿意盎然,丰收已在招手。

     五连地处四团最北段,连队后面一片瓦青色的戈壁向远处的山脚延伸,戈壁横亘着两道厚实的防洪坝,距离防洪坝10多公里,就是水流湍急的昆玛力克河。

     天气热,出奇的闷热,空气中没有一丝风。高温暴晒中,树叶、庄稼叶耷拉着。6月17日下午,在地里查看玉米长势的杨卫华,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心里感到一阵阵燥热。杨卫华是五连指导员,这位来自陕西西安的女大学生,由于常年在连队忙碌,皮肤晒得黝黑。


 
 
    20时许,大团大团的乌云,在北边山区的上空聚集。慢慢地,黑压压的乌云占据了北半个天空,乌云翻滚着向四团奔袭而来。


    “不好,要下大雨了,赶快回连队居民区看看……”杨卫华招呼五连副连长黄亮,两人骑着摩托车向连队办公室飞驰而去。

 暴雨突袭撕扯众人心

     “轰隆隆!”一声惊雷震耳欲聋。


    “咔嚓!”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黑漆漆的天幕。


  
 
    “啪嗒啪嗒……”22时,豆大的雨点由缓到急,片刻,倾盆大雨倾泻而下。雨太大了,就像天上倒水一样,不一会,地面积水就达到5厘米以上,人和人隔4--5米,相互看不到,大声说话也听不清。

  
   “这么大的雨,会不会发洪水?我们去连队后面的防洪坝和泄洪渠看看。”杨卫华和黄亮来到离连队不远的防洪坝。站在堤坝上一看,眼前的一切让两人惊呆了:防洪坝以北,一片汪洋,水位已经接近堤坝顶端。泄洪渠内,洪水翻滚着、咆哮着、冲撞着,发出像过山车般的声音。


    “不行,要赶快打电话报告团领导。”杨卫华急了。刚把手机拿出来,手机响了。“可能要发洪水,赶快通知连队全部人员转移,手机里,副团长宋浩胜吼叫着。接完手机,杨卫华赶忙和黄亮返回连队,通知职工撤离。


    与此同时,四团领导、机关干部纷纷来到团机关。在自然灾害频繁的四团,极端天气一出现,既使是下班时间或节假日,团领导、机关干部也都会自觉来到机关等候命令。这是四团防灾预案规定的。

  
     洪水过处。

   “雨下那么大,肯定要发洪水,五连位于防洪坝附近,100多职工有生命危险,人命关天,我们赶快行动,带上铲车、挖掘机,奔赴防洪坝,另外,机关、派出所、学校全部车辆都去五连接人。”下完命令,四团党委书记、政委康小平和团长李春生带领团机关干部奔赴五连。


    车窗外,雨幕如帘。“开快点……”心急如焚的康小平催促着司机。


    “不行啊,政委,雨大视线不清,开不快啊。”司机无奈地说。团部离五连并不远,只有短短5公里多路,却用了近30分钟。这近30分钟时间,让康小平觉得像一个世纪一样漫长。

4面铜锣挽救107条生命

     雨越下越大,积水越来越深,五连连队居民区沉浸在一片混沌中。


    “职工同志们,请注意,洪水就要来了,大家赶快到连队公路口集合,坐车转移。”杨卫华打开连队广播用最大声音叫着。然而7个大喇叭发出的声音,在暴雨中犹如蚊子叫,职工根本就听不到。


 
     给送药品。
    “同志们,广播不管用,我们实行下一套防洪预案,干部业务分成4组,分片区敲锣挨家挨户通知职工。”杨卫华拿出4面铜锣,把其中的3面交给其它3位干部。


    “咣咣咣……”
    “大家注意了,发洪水了!大家快转移……”


     杨卫华等6名干部业务一边奔走呼喊,一边猛敲各家各户的门。急切的呼喊声、敲门声和雨声混杂着。衣服湿透了,嗓子喊哑了,手捶痛了……但是他们谁也没有停歇,在雨水中跄跄踉踉奔跑着,叫喊着。


    老人出来了,大人抱着孩子出来了。然而,还有极少数人全然没有意识到危险,有人嘟囔着不愿意离家。年过6旬的退休职工马跃山老两口等干部一走,转身又把院子门锁上,回家睡觉。无奈之下,3名党员干部再次趟着淹没脚脖的雨水,来到老人家,敲门呼喊。老人出门后,3个人一边做工作,一边硬“逼”着老两口离开。


  
     洪水最深达2米,进入楼房,物品一片狼藉。
    除了党员干部,一些职工也自发帮助老弱病残转移。


    85岁的退休老职工腾中兴老人,由于眼花、耳朵背,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浑然不觉,当其他职工都在转移时,老人已经进入梦乡。无奈之下,职工唐天喜只好翻进老人家的院子,把老人从被窝里拉起来,给他穿上衣服,然后,用老人的钥匙打开院子门,背着老人转移到车上,由于雨水多、路滑,一路上唐天喜背着老人摔了好几跤。老人在背上没事,唐天喜却满身泥水,脚也崴了。

    在连队职工有序转移时,连队通往团部的路口,校车、警车、机关车辆整齐地排了一溜。康小平和其他团领导、机关干部一边安慰职工,一边搀扶着老人和抱小孩的职工上车。


    “一个都不能少,仔细清查人数,确保每个人都上了车再走。”雨水打湿了衣服,康小平依旧不愿意上车,他要看着五连所有职工、老人和孩子平安转移。


     全连19位老人,20多个孩子和60多位职工平安转移到团部文化艺术中心进行了安置,其中,最大年纪85岁,最小年纪刚满6个月。 在那里,热腾腾的开水,干净的被褥让落汤鸡般、冻得瑟瑟发抖的100多人唏嘘不已,有些人感动地当场掉下了热泪。 


  
     洪水来势汹涌。
    当职工安全转移到团部文化艺术中心15分钟后,防洪大堤决口,洪水滔滔淹没整个五连,水深达到1--2米,并直逼四团团部。当得知果农王东亮一家还没有转移出来,四团总农艺师任志雄不顾危险,立即乘坐越野车冒着没过轮胎的洪水,将王东亮一家接到团部,随后,又指挥一辆铲车将防雹炮点的5人接回,路上还搭救了3名乌什县英阿瓦提乡维吾尔族村民。


    对于这次安全转移,腾中兴老人说:“俺活到80多岁,没有见过那么大的洪水,这次要不是团领导和连领导的措施得当,救助有方,恐怕俺这条老命就没有了。”


    洪灾来临后,四团党委采取果断措施,启动一级响应,调遣军车、校车在民警、综治办的配合下,对1连部分居民区、5连、6连、7连、托峰一区、医院及辖区、酒厂等居民实行疏散撤离,并做好安置安抚工作。

   “人命大如天,洪灾我们无法避免,但我们可以科学决策,采取果断措施,调动一切力量,实施防灾预案,救助老百姓于危难之中。如果,做不到这一切,让老百姓丢了性命,我们党员干部就是罪人。”康小平说。

洪灾来袭挺起不屈的脊梁

    四团水管所职工魏峰是四团养殖大户、种植大户。距离防洪坝和泄洪渠不远就是魏峰的家和养殖场。魏峰很有经济头脑,大胆承包了连队紧临防洪坝的150亩玉米,而且还投入几十万元在玉米地边上办了个土鸡养殖场,专门养殖麻花鸡和芦花鸡。一个月前,魏峰花了5万元从广州购买了芦花鸡苗空运到阿克苏,再雇车运到四团,原本打算今年大挣一笔,结果却遇到了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大洪水。


    堤坝决口后,洪水第一个袭击的目标就是魏峰的玉米地和养殖场,3000多只拳头大的鸡娃子,除了洪水刚来时,抢救出不到1000只外,其他全被洪水冲走或淹死了。承包的150亩玉米,也被洪水冲的不见一棵苗。

     回忆起洪灾来临那一刻,魏峰至今心有余辜。 6月17日23时,忙碌了一天的魏峰和妻子吃好饭后,正准备休息。突然,屋外“轰隆”的响声将他和妻子惊得睡意全无。魏峰立即和妻子跑出屋外,用手电一照,“天哪!”眼前已是一片汪洋,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线,看到有小鸡在水里挣扎,但无情的洪魔一下子将它们冲得无影无踪。“轰隆——”耳边传来几声巨响,他用手电筒照过去,不远处,几间当做库房的土坯房已垮塌。


    魏峰和妻子赶忙淌水进入鸡舍,把在水里挣扎的小鸡往鸡舍旁的暖房里的高架笼子里,后来,水慢慢齐腰深了,魏峰害怕了,只好拉着妻子,回到地势高的住房里。天一亮,看到水退了 ,到鸡舍一看,活着的鸡不到1000只。


    面对重大损失,魏峰脸上看不到一点忧伤:这次全团都遭受了那么大的洪灾,我的损失也不算什么,我不会气馁,也不会到团里提要求,要帮助,我会继续种好地,养好鸡,靠自己渡过难关。


    唐永录老人来自甘肃省天祝县,今年老人已经66岁。10多年前,老人和妻子投靠在五连承包土地的儿子来到新疆,由于没有地,也没有退休工资,老两口就靠养羊为生,结果这次洪灾,老人养的21只羊,被淹死了11只,为此,老人并没有灰心,他把淹死的羊深埋之后说:“兵团就是好,四团党委就是好,我受灾了,团里还给我这个“外来户”送了米、面、油和生活用品,我不会给团里添麻烦,还要继续养羊,把日子过好。”

   “这是一场艰与险的考验。在暴雨洪水肆虐时,四团党员干部职工挺起脊梁,经受住了重大考验,实现50年一遇大洪灾零伤亡,受灾后,不气馁,用实际行动诠释着坚强与不屈。”康小平说。

   

 

稿件录入:杨东    责任编辑:杨东 
  • 上一条稿件:

  • 下一条稿件: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内容  
    人间真情——托木尔峰脚下四团战洪魔系列报道之二
    抗洪壮歌——共产党员在四团特大洪涝灾害一线纪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推 荐
     
     
    热 门
     
     
    娱 乐
     

    汽水伤牙?专家科学解…

    宽松薄毛衣花样搭

    本所刊信息均为中国新闻社新疆分社兵团支社版权所有,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登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金银路新闻大厦七楼  电话:0991-8557237 6123976
    新ICP备05001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