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新疆新闻网-兵团新闻网旧版  . 投稿须知 | 进入投稿 | 新闻热线0991-6123976
新闻 国际 国内 疆内 图片 会议 | 文学 小说 散文 诗歌 新书 | 书画 名家 新蕾 书法 | 摄影 展厅 精粹 人物 风光
图文 企业 兵团 农场 专稿 讲述 | 理论 访谈 法制 言论 视频 | 纵横 旅游 娱乐 生活 | 民生 求购 供应 招商 专题


公告:
·关于《兵团新闻网》2014年度优秀通讯员优秀通讯站支持…--[12月26日] ·获得《兵团新闻网》2013年头题新闻奖作品目录--[12月31日] ·关于《兵团新闻网》2013年度优秀通讯员优秀通讯站支持…--[12月31日] ·投稿须知--[10月14日] ·获得《兵团新闻网》2012年头题新闻奖作品目录--[1月9日]
您现在的位置: 兵团新闻网 >> 文学 >> 小说 >> 正文
小说稿件 -

陈  平:爆炸
作者:陈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5-1-21 15:35:30
那一年,石河子大学文学院搞了个研究课题《南疆垦区汉语方言分布研究》。为此,几位男女大学生兴致勃勃地来到了木华里。 这里属岳普湖县地盘,是新疆兵团的一个团场。一研究兴趣来了,这里的方言学问大着呢!岳普湖县是维吾尔族聚居区,汉族是占人口百分之十的少数民族。分散聚居,汉族语言自有特点。县城的汉语略带维吾尔语调,夹杂着不少汉维通用的词:“皮芽子”(洋葱)、“洋杠子”(妇女)、“排档子”(利益)等。有趣的是“洋杠子”这个词,汉族人认为这是维吾尔语“中年妇女”之意,而维吾尔人认为这是汉语“妇女”之意。 不管是否误会,双方都能听懂就行了。语言不就是工具吗。 木华里的汉语更有意思。俗话说“一方土养一方人”,一方人自成一方语言。木华里却养了许多方人,几乎全国各地的人都有,语言更繁杂,几乎全国主要方言这里都有。可称得上方言博览馆。解放初期,伽师河、岳普湖河的洪水流到这里,草木丰茂,红柳包丛立,胡杨峥嵘,甘草、胖子草、骆驼刺遍地疯长。解放军的一个营到这里开荒造田,地窝子冒出炊烟。不久,炊烟牵出婴儿啼声,军垦第二代降生了。军垦第二代的语言起了个大变化,不论他们的父亲是东北人、西北人,还是南方人,也不论他们的母亲是山东女兵还是湖湘女兵,或者是父亲老家的“娃娃亲”,他们讲的汉语是比较正规的普通话。因为他们上学时,教师大多是上海支边青年。教师们把上海学校的正规普通话带到了木华里。 但是,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汉语太丰富太复杂,因为人的感情太丰富太复杂了。而且人在不断发展感情并由此带动发展语言。成语有不少是古代故事,如完璧归赵、东山再起、四面楚歌等等。木华里人也在创造一个个生动的故事,丰富和发展了汉语,形成了“木华里成语”。 在木华里,如果你见了姑娘就软了腿肚子饧了眼睛,死追活缠,人们就称你为“烤包子”。烤包子里面是肥羊肉、皮芽子,咬一口嘴角流油香得很。但吃完呼出的气一股羊骚味儿,喻你“骚得很”。 还有“砍砍子”是维吾尔人类似斧头的工具,如果你缠住一位小媳妇,也不顾人家已有丈夫,人们会警告: “当心砍砍子!”那是一个故事:那年月职工放水是白天黑夜在地里。有个副连长看上一个俊俏媳妇,白天调戏她并约好夜里往房顶上扔个小土块,她就开门。乘她丈夫夜里去放水,夜深人静,副连长先绕到房后扔了个土块,又轻手轻脚绕回门前。一推那虚掩的门开了,她丈夫目光灼灼,像一尊门神迎面立着,手里举着砍砍子。副连长大惊失色,鼠窜而逃,那男人也没追一一这种事不能追,家丑不可外扬。由此,传开两句新成语“当心砍砍子”;“别扔土块儿”喻不要性骚扰。 最有意思的是“爆炸”这个词,其意——不说了,听了这个人的故事就明白了。 刚开始时,“爆炸”是二连转业军人王洪娃的外号。洪娃是河南驻马店人,发洪水那年出生,家贫失学。1960年当兵,部队到山东打坑道。一干五年,天天搞爆炸。1965年转业到木华里,劳资科科长问他你有什么特长?他一愣神回答两个字“爆炸”。科长暗自一笑,农场用不上“爆炸”。他被分在二连当班长。那年月贫下中农、共产党员、转业军人被称为“三块钢板”,提干部、搞对象,“三块钢板”最吃香。洪娃有“三块钢板”,但提干不成,没啥文化。搞对象也不成,长相太粗,黑圆脸,小寸头,眼睛圆鼓,弹珠欲出,毛孔张着,门牙突出。那天中午,大家在林带里吃西瓜。又说又笑,红汁四溅。洪娃一头扎进半个西瓜只管猛啃。坐在洪娃对面的人听得一声闷响“卡喳”,抬起头来一惊:扣在洪娃脸上的西瓜透出两道白光,仔细一看吡出两颗大门牙。大家笑得捂着肚子喊疼。洪娃却一用力掰开厚厚的瓜皮,呲着牙说:“比你硬的石头老子都炸过!你想咋着?” 于是,洪娃得了个外号“爆炸”。他的长相再加上这个外号,自然没有姑娘跟他粘糊。奔三十的人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悠然自在。却急坏了指导员常建兴。他们是一个村的乡党,一块入伍,一块复员到新疆兵团,一辆车拉到木华里。常建兴有两个孩子,大的五岁了,可洪娃还是单干户。皇帝不急太监急,常建兴拐弯抹角托人又从边远的六连,给洪娃介绍了对象,约好星期天在常建兴家见面。 这天一早,常建兴夫妻忙活开了。大小是个连官儿,自然有上海支青孝敬的牛奶糖、五香瓜籽等。洪娃进了屋,比平时有几分不自在。常建兴的老婆叮嘱,人家姑娘来了热火点儿。咋热火?敬糖敬瓜籽儿,再问问干活儿累不累。问那干啥?干活那有不累的!常建兴数落道谈对象可不是你打坑道搞爆炸,一炮就成了。要耐着性子磨,像拉磨的驴听姑娘么喝,别耍驴脾气。千万别问人家啥出身,只要是女人就中!女人加了一句:好婆娘歹婆娘,生了孩子都一样。洪娃闷声不响。 姑娘来了。进疆五年,上海姑娘细嫩的皮肤被木华里的太阳晒得有点黑了,那身勾勒出美丽曲线的军装有点旧了,但掩不住她高雅的气质。洪娃一见那双有文化的大城市女性的眼睛,立时局促不安,手脚不知往那里放,更不知该怎么说。 隔壁房间里常建兴两口子急坏了,死洪娃不开窍,连讨女人喜欢的话都不会讲。还是上海姑娘大方:“王班长,你的情况常指导员都告诉我了。我的情况可能你己经知道了。出身小资本家,高中毕业,现在是团员。家里两个弟弟,在工厂当工人。”常建兴心里叹道:这那里是谈对象,整个一个汇报思想。好不容易听见洪娃开口了:“你不嫌俺丑?”常建兴老婆一声叹息:没戏了!生瓜蛋子,一点没味道!常建兴说别吱声,听她咋说。那姑娘倒痛快:“我就图你是共产党员、复员军人,别的不计较。”洪娃再不吭气了。常建兴两口子急得直搓手,“开门遇寡妇一一败兴哪!”听那姑娘要走,两人忙赶过去,堵住姑娘叫吃了饭再走。姑娘推辞不过,答应了。 吃完饭,常建兴夫妇连推带劝叫洪娃送姑娘。连队出去路边有林带,那可是谈恋爱的好去处,也许还有希望。 连队大院里根本存不住消息,大家都知道洪娃相亲。看到洪娃腼腆地跟在姑娘后面,勾着头被牵着走。几个男青年喊:“阿米尔!冲!”“该爆炸了!轰隆!”姑娘淡淡地只顾走向林带。 洪娃闷闷地回来了。常建兴夫妇兜头一顿数落:“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没找过女人,还没看过女人高兴?咋不会说几句热火话呢!”“你管什么出身成份,是女人不就行了!”洪娃黑了脸,勾头走了。 常建兴老婆叹口气说:“不开窍。对了,司务长要结婚了,让他好好听听洞房。”常建兴怪笑道:“我没听过房,跟你一上床不也……”女人脸一红伸手拧他的嘴巴“你那里像个当指导员的!”“咋着?指导员不是男人?” 司务长姓乔名山庆,河南人。困难时期逃荒进疆。人很精明,长得黑粗头发早早谢了顶。三十五六了看上去四十好几。有人介绍了个四川媳妇。天府之国,滋润得那女子皮肤光洁,小巧玲珑,像个瓷娃娃。刚来三天就办好结婚证,急忙办喜事。连队的光棍们被刺激得嗷嗷叫,闹洞房其实是渲泄。婚礼按河南习俗进行。 常建兴的老婆带着几个媳妇,缝好大红绸面被子,在褥子上撒了一层剪碎的猪毛,铺上单子,七嘴八舌嚷着“好好听房吧!”“舒服了就哼哼!” “听房”就是光棍汉到别人的新婚之夜窗外听动静,说白了是性启蒙。新婚夫妇尽情疯狂,听房人领教刺激。常建兴媳妇特意叮嘱几个男青年一定拉洪娃去听房。 新房熄灯后,窗外听房的人一拨一拨,来几个走几个。嘻嘻哈哈,耳根发烧。人们仿佛看到黑粗与白嫩、刚强与温柔、直与驰骤与娇啼婉转,翻天覆地,交织一起。猪毛透过床单,瓷娃娃如何消受。 第二天下地干活,几个媳妇对着洪娃喊:“咋着?听出点门道没有?”洪娃骨朵着嘴说:“什么门道?他妈的!一晚上爆炸!”哈哈哈!媳妇们起哄:“爆炸了!你也快点爆炸吧!” 连里又来了一个四川女子,二十多岁,细胳膊细腿,长得倒还水灵,就是颧骨凸出,嘴唇太薄。刚来就有好事者取外号“纸片片”。 常建兴接受上次的教训,不直截了当给洪娃介绍了。正好妇女排长跟丈夫探亲回上海了,常建兴在连党支部会上提议,让洪娃代理妇女排长。支委们先是感到意外,但立即悟透了常指导员的良苦用心:洪娃找老婆 “老大难”,让他在女人堆里滚一滚,也许能铁树开花呢!要不,三十好几的男人,又有“三块钢板”:复员军人、贫下中农、共产党员,连看女人的眼神都生生的、淡淡的,不像个儿子娃娃。 “俺不去!俺讨厌婆婆妈妈的。三个婆娘一台戏,俺斗不过她们。”洪娃脖子一拧说。常建兴几分火了: “你当过兵没有?是不是共产党员?服从命令!大男人了,还怕几个婆娘!”洪娃一想,也是的,天下那有男人怕女人的理儿!他上任妇女排长了。妇女排中就有那位“纸片片”。常建兴媳妇下班老和她走在一块儿,不停地说洪娃的好话。又叫洪娃给她修坎土镘把子。那女人看洪娃的眼神有点活泛了。有门道儿,常建兴媳妇暗暗在心里说。 但是事情又叫洪娃自己砸了。 那天中午,太阳正毒。洪娃和刘金宝早早来到渠道拐弯处,两人脱得赤裸裸的在水里嘻闹。刘金宝是个爱开玩笑的大活宝,一探头看见妇女们懒洋洋地扛着坎土镘走来,顿生邪念。他眼看妇女们走近了,一跃出水,蹬上短裤,把洪娃的衣服一拎,喊着“女人来了!”向女人堆里跑去。洪娃一惊,来不及多想,跃出水渠,拔腿就追,浑身赤裸,那话儿甩着水珠。刘金宝怪笑着把衣服往女人丛中一扔,拐弯跑掉了。洪娃嘴里说“你以为我怕?谁不知道谁长了个啥!”几个媳妇用坎土镘向他身上撒土,还喊着“不要脸!爆炸!”他只顾捡起衣服,迅速穿上,却训斥妇女们:“你们上班咋走这么慢?裤腰带长的一点路磨蹭半个小时!” 干了一会儿活,妇女们两个三个相约去解手。走出工地老远,把洪娃看得心里直冒火,但嘴皮子斗不过那些女人。不一会儿,洪娃要解手了。他蹬上旁边一座沙丘,边脱裤子边喊:“你们解个手跑那么远干什么?近 了解不出来是不?来去半个小时,尽磨洋工!这是给共产党公家干活,不是给日本鬼子修炮楼!”说着亮着黑屁股蛋扭着麻花儿。一个河南媳妇高喊“爆炸”甩过一块土疙瘩。他提着裤子往前挪了挪拾起土疙瘩扔回去:“老子有纸!” “完蛋了!砸锅了!”媳妇回家对常建兴说“你再别替他瞎操心了!‘纸片片’对他的好感一点点都没有了!”常建兴长叹一声说:“没结婚的女人怎么能见男人的那个呢!这个洪娃呀……” 但是,洪娃的艳遇谁都没料到,“洪娃恋爱”的新闻“爆炸”了! 国庆节团里要文艺会演,连队整个兴奋起来。男女支边青年热情很高,自编节目。有个上海支青是个文艺天才,刚从上海探亲回来。在家看了几场工宣队的节目,学了几个新节目。一排练,大家劲头很足,肯定可以拿第一。压轴的舞蹈《亚非拉人民要解放》,缺一个黑人演员。这是第一个出场的演员。大家想了半天,有人开玩笑说让“爆炸”来演。洪娃一听,兴高采烈,试做几个刺杀、腾跃动作,大家一片喝采。洪娃的军体动作功底扎实,天生好动,气质粗犷,业余导演指导的动作,他一学就会。 国庆节文艺演出那天,连队演出小分队特意请了一位上海姑娘为洪娃化妆。她叫林依农,在六连小学当教员。风吹日晒少,又懂得化妆保养,脸上光滑白嫩。她在看排练时,洪娃就在她心里引起异样的感觉,仿佛一架精美的瓷器店里,突然放进一个粗陶大碗,粗犷而又清新。化妆时,靠得太近,她的心莫名其妙有点颤抖。 尽管洪娃粗黑,但化妆成真正的黑人还真费劲儿。白色汗衫,紧身裤子,露出部分全部抹黑。先从脸上开始。洪娃浑身不自在,姑娘的脸靠得那么近,芳气如兰,眼睛那么清亮,眸子中有自已的影子。林依农精心一笔笔描着,青春的凸起无意碰着他的胸膛。他浑身一颤。“怎么了?不舒服?”“没什么。不太习惯。”旁边拢过几个人越看越惊奇:“太像了!活灵活现!”洪娃呲牙一笑,又是一阵惊呼。林依农微笑着坐在后台,欣尝着自己的作品。薄薄的汗衫下,一块块凸起的钢铁般的肌肉,像古希腊雕塑。 该上场了。舞台上灯光忽然熄灭,观众们发出小声噪音。黑暗里,一束火把游出。上下翻舞,左右腾越,如惊蛇,似飞龙。接着引出一个又一个火把,电灯骤然大亮,和唱突起“铁骑突出刀枪呜”:“亚非拉人民要解放!反美的怒火在燃烧!再不能忍受当牛作马当奴隶……” 舞台上,从未当过演员的洪娃进入无我的境界,肌肉爆发出巨大力量。火把仿佛是刺刀,突刺、防护、跨步、后退,龙腾虎跃,完美流畅。他似乎要释放出刚才上海姑娘注入他身体的电击。他忘了歌词,只顾随着激昂的乐曲发出“啊!啊……”的吼声。谁知这个临场发挥效果特别好,像惊吼的睡狮,像火山爆发前的雷鸣,《亚非拉人民要解放》气势磅薄,排山倒海。观众们沸腾了,掌声雷动。 没人注意到大幕后侧,上海姑娘的眼睛紧紧盯着那个黑人。她喃喃低语“男低音。太标准了。”演员们一下场,兴奋地围着洪娃,你一拳,我一掌。“你的啊啊……太美了!”“你怎想起来的?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把刷子!”“你这次爆炸才炸到了点子上!”洪娃只顾傻笑,吡着闪亮的突出的白牙。 团里决定挑选一批节目去岳普湖县里慰问演出,《亚非拉人民要解放》是压轴节目。那场演出自然又是“爆炸效应”,维吾尔观众一片“那音太牙克西(非常好)”。从县里演出回来,连里传开爆炸新闻:洪娃和林依农好上了。指导员常建兴又惊又喜,半信半疑。问洪娃,洪娃忸捏着说“有那么一点意思。”常建兴说:“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把意思弄大一点!” 可惜,生活潮流改变了他们的命运。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承担了修中巴公路的艰巨任务,从动员、准备到出发,仅仅一个月。战备任务,不准宣传。人员要政治可靠,根红苗壮,最好是有爆破技术的复员军人。洪娃自然逃不掉了。劳资科长想起了与他第一次见面,他的特长:爆炸。修路就需要“爆炸”啊! 于是,红娃随着近万人的修路大军,越过红其拉甫大坂,进入巴方无人区。 工地沿洪扎河一字摆开,首尾相距近百公里,山路仅容一足,有电话线相通。洪娃被任命为一大队三中队爆破组长,全组十五人。组里一位上海支青常英松,又瘦又高,走路摇摆,外号“长条”。是六连的,与林依农一个连队。但他似乎不知道洪娃与林依农“有点意思”。 天气像淘气孩子的脸,一会儿太阳刺目,一会儿鹅毛大雪。雪崩、泥石流、车祸,坏消息接二连三。今天活着,不知明天脑袋还是不是长在肩膀上。于是,家书成了人们惟一的心灵安慰。通讯员是一个星期来一趟。只要装信件的帆布袋一出现,立即一片热闹欢呼。 洪娃接到第一封信喜不自胜,叫过“长条”,猫到大石头后面,掏出一支平时舍不得抽的红雪莲烟,狠吸一口,“给老子念念。”“长条”打开信不由一惊:“六连来信?谁?”“谁?林老师呗!”洪娃满面得意。“长条”眼神怪兮兮地望了洪娃一眼,不太流畅地念着信。信里叮嘱洪娃注意安全,吃好睡好,山上紫外线强,“下次演黑人不用化妆了”。洪娃站起来,抖抖皮大衣,对着山谷吼了声“亚非拉人民要解放!” “长条”生生地笑了,突然冒了一句:“班长,你和她……你们有没有‘爆炸’过……”洪娃刷一下黑了脸:“你再说什么‘爆炸’老子一脚把你狗日的踹下去!从这里!”山崖陡壁,一块石头滚下去,几分钟后才听到咚的一声。“长条”像虾米弓着腰:“开玩笑,开开玩笑吗!班长别肚子胀嘛!”说着拿出钢笔,洪娃口述,写了回信。 半年过去,第二封信才来。“长条”一看信声音变了:“班长,她说叫你处理好个人问题。她要回上海探亲,家里给她介绍男朋友了。”这一听洪娃不用化妆就成黑人了。他一声不响,一把把信捏成一团,揣进兜里,扭头命令:“走!上山!这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这天,上午七个炮眼全没响。到了中午,洪娃领着全组十几个人到山崖底下。他下命令“长条”跟他上去排哑炮,其他人隐蔽待命。两人一前一后爬上山崖。“长条”腿直哆嗦。到了第一个炮眼,洪娃两手各拿一截铜线头,狞笑着说:“小兄弟,你的死期到了!这两根线头一碰,咱俩可就全光荣了!你死了可惜,长得顺溜,有文化、有父母、有女人爱你。我呢?什么都没有!一个个女人甩了我!活着有啥意思!”说着恶狠狠地望着“长条”,两根金属丝慢慢靠近。 “别……别!班长,我……” “你什么你?你给我瞎编了些什么?那封信我让别人念过了!” “长条”一下傻了,结结巴巴说:“在六连,我和林依农确实好过。但后来吹掉了……这次来山上就知道你和她好上了,心里……” “心里吃醋啦?你老实说你现在还爱不爱她?” “现在?还爱……不不!她是你的。” 洪娃鄙夷地斜他一眼,说“下去吧!要光荣就光荣老子一个。我是个没有女人要的男人?你不该替我回信编瞎话,什么嫌她出身不好没改造好啦!什么她不是真姑娘了!伤了她的心啊!你们文化人的心比头顶上那雪山头还冷冰冰呀!好吧,要光荣就光荣咱这长的丑的粗的。你下去!下去!” “长条”连滚带爬退下山坡。 一、二、三、四、五、六个哑炮全响了。第七个等了一会儿突然炸响,洪娃的身体像一片树叶轻轻飘落山涧,炮声引起山谷久久的回音。 半个月后,林依农泪流满面收到一顶血迹斑斑的旧军帽和一封沉重的信。信是“长条”写的。信中写的什么无人知晓,只听到林依农喃喃自语:“爆炸……爆炸!真的是爆炸?” 三十年后,来木华里研究方言的大学生在本子上登记了这个词:“爆炸”;接着是七;六;五;四;三;二;一······
稿件录入:杨东    责任编辑:杨东 
  • 上一篇稿件:

  • 下一篇稿件: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内容  
    陈平:骑车遥思陶渊明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推 荐
     

    殷浩赞咏阿拉尔诗歌专

    新兴职业网络舆情分析…

    新疆兵团塔里木垦区三…

    新疆福海冬捕节 冰上大…
    固顶稿件 [诗歌]殷浩赞咏阿拉尔诗歌专辑
    固顶稿件 新兴职业网络舆情分析师技能证书…
    固顶稿件 [改革论坛]龙洪波 论企业改革,员工的思想…
    固顶稿件 [经济论坛]龙洪波  加快水电建设走新型工业…
    固顶稿件 [人物风采]苏克勤:经侦战线的忠诚卫士
    推荐稿件 [图片]新疆兵团塔里木垦区三十三团雪后…
    推荐稿件 [图片]新疆福海冬捕节 冰上大拉网捕鱼
    推荐稿件 [图片]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出现雾凇…
    推荐稿件 [图片]四师七十团设施农业园区无土栽培…
    推荐稿件 [要闻]兵团党委六届十四次全委(扩大)…
     
    热 门
     
    固顶稿件 殷浩赞咏阿拉尔诗歌专辑
    固顶稿件 宋湘绮 杨东 上善若水  情暖荒原
    推荐稿件 刘志清:寻觅与探询——关于诗歌
    推荐稿件 刘志清诗歌专辑(一)
    推荐稿件 殷浩:马年春节诚邀友人共聚
    推荐稿件 詹辉全:诗画新疆专辑(二)
    普通稿件 殷浩:梦回阿克苏(组诗)
    普通稿件 詹辉全:气壮山河的绿色长廊
    普通稿件 肖复兴:春晚语言类节目笑料浅薄
    普通稿件 刘洪生:别了,朋友
     
    娱 乐
     

    汽水伤牙?专家科学解…

    宽松薄毛衣花样搭

    本所刊信息均为中国新闻社新疆分社兵团支社版权所有,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登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金银路新闻大厦七楼  电话:0991-8557237 6123976
    新ICP备05001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