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新疆新闻网-兵团新闻网旧版  . 投稿须知 | 进入投稿 | 新闻热线0991-6123976
新闻 国际 国内 疆内 图片 会议 | 文学 小说 散文 诗歌 新书 | 书画 名家 新蕾 书法 | 摄影 展厅 精粹 人物 风光
图文 企业 兵团 农场 专稿 讲述 | 理论 访谈 法制 言论 视频 | 纵横 旅游 娱乐 生活 | 民生 求购 供应 招商 专题


公告:
·投稿须知--[10月14日] ·获得《兵团新闻网》2012年头题新闻奖作品目录--[1月9日] ·2012年度《兵团新闻网》优秀通讯员优秀通讯站支持《兵…--[12月31日] ·《兵团新闻网》2011年度优秀通讯员优秀通讯站支持《兵…--[12月15日] ·获得《兵团新闻网》2011年头题新闻奖作品目录--[12月12日]
您现在的位置: 兵团新闻网 >> 文学 >> 散文 >> 正文
散文稿件 -

石宏散文专辑
作者:石宏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11-14 16:32:15

                     人生很简单

  人都有犯迷糊的时候,往往事情一过回过头看看,原来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紧张。

  就在前两天,我瞧着身边的人都已将网银开通,想想说不定今后女儿考到外地上大学,老是到银行转钱还不如自己在网上转来的方便,就带上身份证和工资卡去了银行,银行的工作人员刷刷的给我开通,需要最后一步激活时,问题来了,银行卡的身份证是一代身份证,现在我持有的则是二代身份证,而我自己也明白2007年领取二代身份证时,上面的年龄少了一年,与一代身份证错了一位数字,当时人多也没追究,所以激活就绝不可能。

  银行工作人员说:“看你真没遇什么事,怎么身份证都不用的?没住过院吗?没交易过房产吗?”。我这边心里就火辣辣的,干什么事也静不下心。第二天跟领导请了假就去查户口了(回家看户口本上也出现同样的错误)。

  当天有点小雨朦朦,我想了又想,就从生完孩子迁移户口查吧,心急火燎的跑去派出所,找到派出所内勤,还好帮我查了1997年我转出派出所的户籍存根,一看还是错的,脑袋立刻蒙了,跑去户籍大厅询问,户籍大厅工作人员说我们只认原始存根,别的不管。我也是心烦,直接说“你帮我把过去一代身份证调出来看一下不就清楚了,再说这也不是我的错,是你们工作人员失误造成我现在的身份证与一代身份证不符”。户籍大厅的人一下就恼了“你说清楚了,是我的工作失误,还是我前任的工作失误?再说你自己过了这么多年不找,主要责任就是你”。我也没遇过点事,有点脆弱,一看别人凶巴巴的,眼睛就发酸,热泪盈眶地说:“我妹妹就是73年的难道我们姊妹俩就差几个月”。(事后笑自己年纪也不小了,情绪却控制不了。)户籍大厅的人甩了一句“你不行就去出生地找出生证明吧”。

  从派出所出来,心里就潮潮的,眼泪使劲地流,伴着那天的那一点小雨,直骂自己怎么混得那么背,也没个人帮忙理一下头绪或直接搞定这件事。就这样慢慢走到单位,路上给我表妹打了电话,让她在南山查一下我的户籍,结果查到88年我迁出南山的户籍上并没有我的出生年月日和身份证号。虽然我感觉是那边的人并没有细细的查看,也只有先放下来因为单位下午还有些工作一定要做,一时上不了南山。

  当天晚上失眠,想了一晚上觉得从山上迁下来时上学的学校所属派出所该能查出底子。一早起来找了个认识的警官说了一下情况,警官指点我去找学校所在地的派出所,由于报了警官的名字,我要求将我88年迁入及91年迁出的户籍存根都找一下,内勤人员也尽力帮着找了,发现88年从南山转入的是对的,而91年的转出就已经开始错了。拿上88年户籍存根复印件,户籍大厅的人扣上章子,我又去了头一天给我甩脸的那个派出所(目前我的户口在这儿)。

  还是那个工作人员,还是一张冷冰冰的脸,但是我拿到了证明比较有底气,还有朋友陪着我,心情也是比较好,这就开始了变更身份证和户籍的旅途。

  没办过真不知道,现在的手续有多烦琐,户籍大厅的冰脸(户籍大厅的工作人员,以下简称冰脸)直接给我一个电话叫我去找户口所在社区的片区民警,亏着我一出大厅就先打了个电话,社区片警叫我把手机给冰脸,叫冰脸让我拿上两张变更申请表再过去,去了社区填完表,打上车就往派出所跑,找了领导签字,继续找冰脸,冰脸指挥我们上公安局去,继续打车跑到公安局,又是领导签字,还好到处没什么人办业务,没耽误多久,该交的交上去,改签的字签上,公安局说回派出所去会有人给你讲接着办什么,迅速打车回去,别人已快要下班了,我看也没心思在干什么,不过该去复印的依然印好,回过头来冰脸说下午你再去公安局一趟开个证明就没事了,这边你这事已经全办完了。

  精疲力尽的回到家里,稍躺了一下,下午一上班就赶到公安局,公安局的人说还差一张表,再有还差两个派出所的章子没扣,我陪着笑脸说“那边说该办的都办好了,你不行打个电话问一下吧”公安局的倒是打电话了,派出所没人接,没办法只好继续跑。再次回到派出所,在户籍大厅门口站了半个小时,近5点时冰脸上班来了,这时户籍大厅外面已经站了至少5人以上在等着办业务。冰脸见了我已是很不耐烦,我只好将公安局写的那几句话给她看,给我继续在复印件上扣了两个章子打发我回公安局开证明。至此为止事情基本告一段落。

  今天上班细想想其实没必要那么急,已经错了20年了,都没什么事,就慢慢办呗,干嘛把自己累得要死,不办完就不行的样子,还觉得天大的事情一样,年龄大了人也太脆弱了。在想想咱们政府机关,本来就是坐在那里为人民服务的,完全可以让我们少跑几趟就能办完的事,非得让我们这些需要帮助的人糊里糊涂的跑空趟,再加上一个拉得很长很长的脸,其实这不就是她的工作吗?

  经历了人生中的一件小事,也从中看到了很多不美好的事情。就像某个电视剧上说的“人生就是处理完一个问题还会遇到下一个问题,从中吸取经验,接着处理面临的新问题”我深以为然,其实人生很简单,就是由许多小事情构成自己完美的一生。

                   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可能是,那一夜,那场雨,敲醒了在梦中沉睡的我,终于,我知道,自己是多么无知,稚嫩的思想把我牢牢的禁锢在我那狭小的生活圈里。突然就明白了,没有谁可以替代你做任何事,自己的事永远要自己承担。

  记得上技校时,我交了一个很要好的朋友,一直以为不管怎样都会像知音一样,一直陪伴在我左右。可就是因为一件小事,原本无话不谈的我们进入了冷战期,明明很在意对方,却耍着性子,不和对方说一句话。那一段时间我们心里都很清楚,很别扭。最终在毕业时各奔东西,我丢掉了一个我很在意的朋友。

  换做是现在,我会主动去找她。曾经总是以自我为中心,觉得应该是她来缓和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是我,可是此时的我明白了很多。地球不是围着谁转的,总有那么一个人是你该去珍惜,该去赋予真心的朋友。不要,恍恍惚惚就改变了一段不该改变的友谊。或许因为我以前的固执导致我失去了生命中的一些很在意的人或事。

  现在我知道有的时候只是一句话,一个词,一件小事,就会伤着一个人,这时候,不要去逃避僵硬的关系,正确面对,如果你真的退却了,那么你可能失去的不仅仅是一句来自她的问候。在很多年后会变成一种遗憾。

  常常对自己说,不要太过冷漠,太过傲慢的面对身边的每一个人。谁都不是世界的主宰者,世界也不会因为少了谁就黯然失色。我们该有的是自信,不是傲慢,所谓的傲慢或许是自己的一种胆怯心理,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这种看似的孤傲高洁,其实是最大的自我逃避。

  雨停了,乌云即将散去,那些困扰自己的问题已经结束。随着年龄增长,思想更加成熟,遇到事要懂得面对,只有这样心才会是晴朗的。

                    转瞬即逝的生活

  昨晚从微信上看到一句话:生活里有很多转瞬即逝,像在车站的告别,刚刚还相互拥抱,转眼已各自天涯。很多时候,你不懂,我也不懂,就这样,说着说着就变了,听着听着就倦了,看着看着就厌了,跟着跟着就慢了,走着走着就散了,爱着爱着就淡了,想着想着就算了。

  生命中我们总会想起很多人和事。似乎这些岁月的背面,总是或有或无的梦长长伸展,本以为这些都会忘记,却在心底里有深深的印记。记得女儿中考时成绩并不理想,那是我的心情是比较郁闷的,偶然与朋友一起吃饭时认识了这样一位母亲,当时她对我说:“小姑娘不要给太多压力,能学成什么样就什么样,逼太狠了,那为了学习压力大自杀的孩子摆在那里,我就给我女儿找了个三加二的技术学校,出来也是大学,我看我女儿还是满意现在的生活的”。席间我们探讨了很多关于孩子教育的问题,可以说聊得尽兴,都想明天大家接着话题聊,但是转过第二天,又觉得那么近的时间没必要见,再往后觉得大家本就是泛泛之交,别人没约我,我何必贱贱地去找别人聊,慢慢地就不联系了,但电话号码本上却还存有她的信息。

  许多朋友,在生命中也许只存在了短短几天,聊得时候也觉得可以深交,却往往想着想着就算了,也许是因为太忙,也许是因为再见面也没有具体意义,慢慢地走着走着就散了,再见时也许有着淡淡的情谊,也许一生在一个城市都不会再遇见,再往回看,短暂的相拥,真的是转眼已各自天涯。

  细想,人生就是这样。有时候,面对着身边的人,突然觉得说不出话。有时候,曾经一直坚持的东西一夜间面目全非。有时候,想放纵自己,希望自己痛快地发一次疯。有时候,别人突然对你说,我觉得你变了,然后自己开始百感交集。有时候,觉得自己拥有着整个世界,一瞬间却又觉得自己其实一无所有……

  面对平凡而又忙碌的生活,或许我们偶尔会在自己的灵魂深处思考。带着淡淡的忧伤,带着种种豪情与流年的回荡。生活里也许我们会束手无策,但有一点,我们是能够做到的,那就是生活好每一天。

                     冬夜

  有时候想找人说说话,于是一遍遍翻着电话本,却不知道可以给谁发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最后还是告诉自己,明天就好了。

  决定还是走出房门,好久、好久,没有独自一人静静地仰望这满眼的月夜。阵阵的凉气、婆娑的树影,这一切冬夜最冷寂的光景让我寒意四起。冬天是沉静的、冷漠的,不管是寒风落秋叶,还是大雪罩原野,冬天世界由热闹喧嚣变得冷静萧条,感受到的只有那无边的孤寂。冬天的大地只有光秃秃的枝头和单调的黄色。一阵风刮来,我缩了缩脖子,感觉有点冷了。

  伴随着夜晚的来临,那种无所事事的感觉慢慢升起,愣了半晌,走出小区到了大街上。城市越来越拥挤了,饭点的高峰期车来车往,连我家小区门口平时并不热闹的街道都有点堵车了。突然想到我已有几年没有骑自行车了?以前的很多年,我每年都会骑车上、下班或接孩子到十一月下旬,那时的石河子才真正是冰雪交加,路上结的冰让人走在上面都心惊胆战。

  白天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忙忙碌碌的,欢乐与喜悦总是似沙漏般留在昨天,沉淀于岁月的尘埃里。总试图去抓住从前的过往,可谁知却越跑越远,美好开始悄然褪色,暗自凋零,最后化作孤独,涌上心头。想想自己工作二十多年,虽无大的成就,但也有生活的乐趣。每天重复单调的生活倒也安逸,虽有时觉得感觉心里空的慌。

  妈妈年龄越来越大,腿脚已经不利索,但依旧坚持为在外地打拼的妹妹一家做饭,很久没见到妈妈了,在这萧索的夜里我很想她。朋友,也渐行渐远,往日酒桌上的豪爽声已刻为痕迹,平时走动得多的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姐妹。思绪还在翻滚着,又吹来一阵冷风,更冷了。我停止向前的脚步,返回身向家的方向走回。估计这会补课的女儿就要回来了。

  冬夜里的月光是冷寞与凄凉的。怀念中的故事很是美好,我不再想了……此时,抬头望眼,乌云悄悄散开,遮住清冷的月光,丝丝冬雨似要洒落起来,我跑回家里,他们已先回来,女儿正在给我打电话准备问我去了哪里,等我回家给他们开饭呢……一切都是那么温馨、美好!


稿件录入:孟莉    责任编辑:天然 
  • 上一篇稿件:

  • 下一篇稿件: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内容  
    石宏散文专辑
    孟莉:教训也需要交流
    王磊 杜卫国:安全是我们心中共同的愿望
    李葵阳 李艳:凌晨五点的“战斗”
    王卫东:安全是我们心中最朴实的心愿
    朱小洁 李艳:平平淡淡才是真
    景淑雅 张健:小小安全帽
    石宏散文专辑
    陈强 孟莉:努力做好身边的安全小事
    王卫东散文专辑(十七)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推 荐
     

    第二师三十团园林一连…

    七十七团多种形式学习…

    第一师五团开展糖尿病…

    第二师三十团做足保障…
    固顶稿件 [改革论坛]龙洪波 论企业改革,员工的思想…
    固顶稿件 [经济论坛]龙洪波  加快水电建设走新型工业…
    固顶稿件 [人物风采]苏克勤:经侦战线的忠诚卫士
    推荐稿件 [连队]第二师三十团园林一连落叶变废为…
    推荐稿件 [活动]七十七团多种形式学习宣传十八届…
    推荐稿件 [卫生]第一师五团开展糖尿病防治宣传 免…
    推荐稿件 [团场]第二师三十团做足保障措施 助拾花…
    推荐稿件 [连队]十三师黄田农场园一连党支部帮助…
    推荐稿件 [要闻]六十七团5600亩鲜食葡萄总产值达…
    推荐稿件 [活动]一师十四团开展校园“道德讲堂”…
     
    热 门
     
    固顶稿件 宋湘绮 杨东 上善若水  情暖荒原
    普通稿件 詹辉全:气壮山河的绿色长廊
    普通稿件 肖复兴:春晚语言类节目笑料浅薄
    普通稿件 刘洪生:别了,朋友
    推荐稿件 李乾红散文专辑
    推荐稿件 颜萍散文专辑
    普通稿件 沈虹诗歌专辑
    普通稿件 魏川黔:致中国玉树
    普通稿件 张艳:赞美你——护士
    普通稿件 刘淑芳:鱼儿与大海
     
    娱 乐
     

    汽水伤牙?专家科学解…

    宽松薄毛衣花样搭

    本所刊信息均为中国新闻社新疆分社兵团支社版权所有,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登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金银路新闻大厦七楼  电话:0991-8557237 6123976
    新ICP备05001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