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新疆新闻网-兵团新闻网旧版  . 投稿须知 | 进入投稿 | 新闻热线0991-6123976
新闻 国际 国内 疆内 图片 会议 | 文学 小说 散文 诗歌 新书 | 书画 名家 新蕾 书法 | 摄影 展厅 精粹 人物 风光
图文 企业 兵团 农场 专稿 讲述 | 理论 访谈 法制 言论 视频 | 纵横 旅游 娱乐 生活 | 民生 求购 供应 招商 专题


公告:
·《兵团新闻网》2011年度优秀通讯员优秀通讯站支持《兵…--[12月15日] ·获得《兵团新闻网》2011年头题新闻奖作品目录--[12月12日] ·紧急通知:兵团新闻网开通援疆动态、庆祝建党90周年专栏--[5月19日] ·《兵团新闻网》刊发兵团各单位稿件情况通报--[1月12日] ·最新《投稿须知》--[1月11日]
您现在的位置: 兵团新闻网 >> 文学 >> 散文 >> 正文
散文稿件 -

杨东:血红的太阳(外四篇)
作者:杨东 文章来源:新疆人民出版社 更新时间:2012-12-9 17:18:15

 
     杨东:笔名 天然。主任记者。生于甘肃省民勤县。曾在新疆兵团农一师三团生活多年。插过队、参过军、当过教师,现任中国新闻社兵团支社社长、《兵团新闻网》总编辑。著有报告文学集《圣火辉煌》、《共同拥有》、《湘军出塞》、《天之业》、《石城突破》和散文通讯特写集《阳光的原色》、《风儿捎来的名片》。
   1、血红的太阳
    2、雪落冰山静无声
    3、感谢时间
    4、温泉,一支温暖的歌
    5、新疆把子面

血红的太阳

  正午。
  
  阳光近似白色,浓浓的,好像一团团凝固了的白粉,却又不肯沉淀,飘忽在空中。
  
  这是怎样的树的世界?一个个都赤身裸体,奶灰色的一片,与天空构成凝重的和谐。直立,斜刺,横卧,各具形态,争奇斗异。有的状如雄鹰展翅,有的状如飞天飘然欲飞,有的状如老妪絮叨身世……岁月把它们定格成永恒,凝固成冷峻的沉默。
  
  偶尔一声鸟音滑过,怯生生的,很快便被淹没。这个时候,林间溢满了一种说不出主题的尊严,很古老,仿佛在久远的岁月已经形成。
  
  一阵沙沙的足音由远而近,沉重顽强,透出一种无所顾忌的气势。
  
  树木掠过一阵战栗,显得格外振奋。宁静和压抑在动摇。
  
  足音更近了。停下。接着是“咔嚓咔嚓”声,一声撞着一声,短促有力。
  
  此刻,他顾不得喘口气,擦把汗,也顾不上精心构思,精选角度,完全在下意识的驱动下按快门。在这之前,曾有过一千种想象,一千种憧憬,一千个悬念,一千次遗憾。此刻,想象得到印证,憧憬得到答案,悬念得以消释,遗憾得到补偿——诸因素瞬间发酵膨胀了的冲动占据整个身心,通过按快门的手指,在快门张开的六十分之一秒,在胶片上感光。脚印一圈一圈,胶片一卷一卷。他已说不清楚究竟是眼前的所在在胶片上感光,还是自己的心境在眼前的所在中感光;自己在现实中,还是在某种情绪或理念中。猛地,那棵状如苍鹰的枯树映入眼帘。啊!造物主何等伟大。啊,胡杨——生,开拓绿洲;死,举起一个信念,书写生存伟力的不可抗拒;立着,永远做一个腾飞的梦;躺着,占据空间,宣告自己存在的永恒。灵感撞击着眼前的“苍鹰”,诗情悠然展翅,两颗泪沉沉地砸向沙土。
  
  阳光在旋转。树影被转成东北方向并且拉得稍长。他暂时合上镜头盖。他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以便把刚才没来得及精心构思、精选角度摄入胶片的景象参照实物梳理一遍,真正达到在心田曝光,使之暗房加工制作后,按自己的意志升华。
  
  起风了。
  
  起初是隐隐约约的砂砾的颤栗,继而是朦朦胧胧树枝的折落。太阳依然惨白,人却感到一丝女性的温柔凉爽。远望去,一根柱子般的烟尘逐渐升高,旋转着移动,片刻后就不知消失于何处,周围又归于宁静。
  
  漠风,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笔下所写的凶残、无情的恶魔。其实,它富于灵性而多情温柔。他感到有点遗憾,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希望那一柱烟尘永不消失,越旋越大,铺天盖地,将一切吞没,让他真切地感受一次,较量一次,洗礼一次,超脱一次。他淡淡地苦笑了。现在已不属于风的季节。四月风推出了大漠的春天,又被春天藏匿于季节的深处。他有点乏,想歇一下。到黄昏至少还有两顿饭工夫,拍大漠黄昏的落日景象,只能等待。不远处传来一丝响动,响声过后,一条半尺长的蜥蜴毫不惊恐地兀自爬走了。
  
  他找了棵树冠枝杈较多的枯木的荫凉下坐了下来,掏出镜头盖盖上,擦把汗。隐约觉得有头发丝般细小的东西在小腿上部滑动,似有似无,却透出一种凶残。拉起裤脚,他惊呆了,浑身泛起鸡皮疙瘩:无数土灰色芝麻般大小的羊虱子正争先恐后地顺腿向上爬,地上还有无数正凶猛地围拢过来。这是一种可以置人于死地的虫子。他不顾一切地捋去羊虱子,奔到一座不高而光洁的沙梁阴面躺下——嗬!烫,麻痒,温柔,各种感觉一股脑涌遍全身,化成巨大的疲乏压向眼皮。他把手绢掩在脸上,神情很快便恍惚起来。
  
  他迅速起身,环顾四周。太阳。大漠。胡杨树。一切都变得温存,多情,静谧。
  
  “一切都没有扭曲,压抑,变异该多好。”他喃喃自语,像远古车轮碾过的歪歪斜斜的辙印。他揉揉发痒的眼睛,再度向四周望,神智彻底清醒过来。
  
  太阳已偏西,像个大血球。天上和地上的红晕在纷纷扬扬地飘洒;胡杨顶端镶上了一道金边;一条条有力而富于动感的曲线和绸缎般的红晕撩拨着太阳的躁动。
  
  他迅速装上一卷彩色柯达,取掉镜头盖。咔嚓,咔嚓。
  
  老妪仍在诉说身世,那种不厌其烦,那种坚韧,那种生命的绵长……
  
  “似乎还不够热烈沸腾”,他想。
  
  突然,灵感喷涌而出,他几乎要不能自已。还是那颗老树。树身的弯多像巨龙之口,透过“口”看太阳,太阳就象口中的珍珠。
  
  咔嚓。咔嚓。声音格外兴奋。
  
  苍鹰犹如男子汉的巨掌,落日如掌上明珠。
  
  咔嚓,咔嚓……

雪落冰山静无声

  是什么原因促使他登山,他说不清。反正他来了,并且选择了攀登的路线。
  
  天灰蒙蒙的。山象流动的铅块,重重相迭,富于节奏感。
  
  山,这就是我要攀登的山么?他扭动腰肢踢脚伸臂。呼出的气,立即就凝冻在空气里。环望四野,白雪,白山,苍茫无垠,仿佛把天空也浸成了白色。
  
  他选择了难攀的部位。山岩似鱼背形凸着,傲慢而冷峻。雪反抗似地咯咯直响。第二只脚还没抬起,第一只脚已滑下来。他干脆脱去手套伸长手臂攀援,终于登出了一步,两步……
  
  愿望和行动总有较大的差距。产生一个愿望难,产生一种行动更难。我们为什么要登山呢——多少岁月,它似一种不可触摸的方式溶进自己的潜意识,自己竟毫无察觉。唉!
  
  一个15米,两个15米。回眸足迹,犹如蚂蚁,木舟,雪莲。
  
  蚂蚁可以负载比自身重几倍的物什,其精神足以令大力士惭愧;木舟即使被风浪撞成碎片,也不沉没,其意志足以令弱者敬佩;雪莲开在寒冷的冰峭上,其品质足以令懦夫兴叹。
我是一个男子汉吗?我是一个强者吗?一个古老而庄严的提问,一个犀利而复杂的提问——人最大的悲哀在于难以认识自己。

  起雾了。最初是一丝一缕,继而成团成片,如带如链,如象如马。似乎可以听到链带要把山体挣断的崩裂声,那种以柔克刚的坚韧和执着……似乎听到了千象奔驰,万马腾跃的轰鸣。那种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是直觉?是幻觉?胸廓在不断扩大,思绪在延向辽远,情感在膨胀,弥向广阔。一切老了的感觉,一切关于“我”的意念都不复存在,超脱尘俗的感觉使自己简直要飘然坠然。
  
  太阳升起来了,光束如剑,穿刺云雾,又被云雾浸染的七彩纷呈,水嫩鲜亮。山岩高出处则如巨火燃烧。他想狂喊,想高歌,手脚却不由自主地加快,他想尽快冲到高处,把自己融成热烈晶亮的一束。汗湿透了后背,很快又被凝成一个个小细虫,向着血脉深处潜移,直逼大脑。眼前的山岩突出如盖,盖上多孔如狼眼,狰狞可怖。他双手麻木地抠住狼眼引体向上,几次,终于滑下来。
  
  孕育一个饱满的太阳难,分娩一个辉煌的日出更难。唉!我怕是登不上顶峰了。突然又了想哭的感觉,渴望女性的温存,渴望吻。
  
  起风了,声音好大。不,那分明是河流的波涛。
  
  风停了,落雪了。静静地伏在他身上,把他伏成一座雕像。有种东西流进嘴里,流遍全身,凉凉的,甜甜的。他感到月亮在走进自己的胸膛。
  
  休克很短暂,只有几秒。他爬起来,环视四周,山朦胧雪朦胧,朦胧成潮,成海,似乎在咆哮。一侧是刀削一般的悬崖,崖下乱七八糟地叠摞着大大小小的方石,一块块托起苍白的悲哀和阴森的顽固。
  
  不行,我还得爬,我还没有看到更远的景致呢。我要登得更高,登上真正的顶峰。
  
  于是,他笨拙地迈开手脚,艰难地向上移动。
  
  雪仍在静静地飘落。

感谢时间

    虽然生命的历程不可超越,但是生命的质量可以加速提高,生命的内涵和外延可以同步增长,生命的速度可以大幅度增加。
  
  时间冷酷无情,不以人的意志增减,停滞,倒退或加快。
  
  时间真诚公平,不谄媚,不逢迎。
  
  时间是富矿,给有志者,勇敢者,善良者勇气,信心,胆识和打开宝库的金钥匙。
  
  时间是智慧的哲人,教会诚实者由单纯走向聪明,由稚嫩走向成熟,由教训获取经验,由失败走向成功,由贫乏走向渊博。
  
  时间是试金石,任何虚伪狂妄,阴险狡诈,奸佞刁蛮之辈,都将落得身败名裂的可耻结局。
  
  时间本无预谋和承诺。无论谁,路在脚下,命运在自己手中,目标在远方,成功在努力之中。
  
  时间曾由约定。昨天是前天的约定,今天是昨天的约定;敬仰爱戴是谦逊热情的约定,憎恨诅咒是多行不义的约定,分道扬镳是偏狭乖戾的约定。谁也冲不破,改变不了时间的约定。

2

    面对时间,每个人都在表演。明者以智昭世,昏者以愚欺人;善者以善立德,恶者以庸败事;高尚者以高尚铸造墓志铭,卑微者以卑微签发通行证。
 
    地老天荒,风云变幻;芸芸众生,中间混杂。难就难在冷静分析,谨慎选择;可怕在人云亦云,混淆是非,模糊原则;可恨在见风使舵,攀龙附凤,助纣为虐;可悲在躲进一统不闻不问,不怒不争;可耻在乘乱营私,浑水摸鱼。

3

    过去已被时间证明,未来还须时间证明。
  
  我曾迷乱过,偏离过正常的轨道,曾灰心过,沉沦过。时间很宽容地原谅了我,并不遗余力地拯救了我。
  
  未来个人无法预测,所以我要求自己真诚而尽情地享受每一天。
  
  记住昨天,珍惜今天,把握明天。
  
  这是时间赋予我的使命和幸福。
  
  老老实实做人,孜孜不倦追求,勤勤恳恳工作。
  
  这也是时间为我开辟的由今天通向明天的坦途。
  
  感谢时间。

新疆把子面

    新疆的维吾尔族饭馆是很有特色的。格局和门面无处不体现原始的质朴。没有华丽的装饰,高雅的摆设,然而,馆子里每天顾客盈门,生意兴隆。魅力就在于极富民族特色的食品。单说把子面的制作,真可让人一饱眼福,不吃面也是一种享受。
  
    进得店内,跑堂的冲你风趣地一笑,说声,“请坐”,然后问你吃什么。当顾客点了饭坐定后,就会有另一个跑堂的给你端来大碗的茶水。第一位跑堂的便向掌勺的大师傅发出一连串吆喊。这吆喊与其说是告诉大师傅顾客点的饭名,不如说是为了招徕顾客。这吆喊声别具特色,韵味无穷,一口气不停,直吆出店内所有的饭名。维汉两语相杂,抑扬顿挫,结尾时突然高起来,然后降调,延长消失,就像连绵起伏的山脉。不是为吃而是为看,到头来总禁不住要吃一盘,可见那里对我的诱惑力之大。
  
  据有经验的人说,制把子面有两个绝招:面,水,盐和硼灰的要求极高,配方也极有讲究,稍有失调,不是太软,面没韧劲拉不成形,就是太硬拉不开;第二招是拉。对于顾客,不吃这面,仅看这一幕,也算生平一次享受了。面和好后,堆在案子上,两手各握一端,使劲一抖,那“蟒”便获得旋转力,富于灵性地两股旋扭成一股;然后,再各握一端将上述动作重复数遍。经过无数次“分解”和“结合”,面便具有韧性,达到拉而延长,长而不断的柔韧。这时候,大厨师把“蟒”横卧于案上,撒上干面,将两端一折后并成两股,用力朝案上一顿,猛向两端扩张,面便被拉长,再掷于案,撒上干面,将两端合成四股,用力朝案上一顿,猛向两端扩张…这样依次成倍递增,四变八,八变十六…几秒钟后,一条巨蟒神奇地成为瀑布从厨师手中淌出,好像维吾尔族姑娘的辫子似的…当面细得不能再拉时,平铺在案上,将两端面头切下,顺手拎起面,轻轻投入滚沸的水内。几滚后,捞出来,过一遍清水,放置桌上,很长时候也不会粘成团,消失韧劲和咬劲的。
  
  伴随拉面的另一番情趣是维吾尔族大师傅的形象和表情。按卫生部门的要求,他们也穿白工作服,戴白工作帽,深凹明亮的大眼,高挺正直的鼻梁,浓黑上翘的大胡子。当面蟒旋转扭合时,厨师的脸部肌肉,眼神,胡子就会出现十分逗人的表情,可谓天然,生动的夸张和幽默,观者禁不住为之倾倒,不得不赞叹古老民族的烹饪技术和粗犷的性格。

温泉,一支温暖的歌

       在夜阑人静的旷野中漫步。月光如水,清风阵阵,树影婆娑,温馨宜人。突然传来歌声,浑厚低沉,似有似无,时断时续。有意寻它,却消失了;无意寻它,又缭绕在耳边;仔细倾听,原来是在心底回响,令人神往,如梦如醒。去拜城温泉归来后,我时常有这样的感觉,仿佛那温泉就是一支歌。
  
  它的确是一支歌。
  
  它在拜城西北的天山深处。那里没有雕栏画栋的亭台楼阁;没有百鸟争鸣,万花夺妍的情趣;更没有绿树掩映,曲径通幽的意境;旷古寂寞山荒岭秃;偶尔又点绿色,也不显得那么生机盎然。如果怀着游览骊山,昆明温泉的心情来此,一定会大失所望,兴致大减。然而,它以它独特的奇姿异趣,使游人叹服。高耸的 陡崖绝壁对峙,夹一条玉龙般的卡布斯浪河,呼啸东去,大有“楚江中断天门开”的气势。两岸怪石峥嵘,温泉从河东岸绝壁下喷 而出,穿越怪石,跌入石盆,流进卡布斯浪河。远处是皑皑冰峰,天高云淡,宛然一座雄浑壮观的画廊,令人心胸开阔,激情逐浪。躺在温泉中,倾听水波叮咚,河流咆哮,雪鸡鸣叫,飘飘欲仙。
  
  ——温泉,一支朴实的歌。
  
  石盆由怪石被风雨冲刷剥蚀而成,很不规则;泉水清冽见底,象处女的眸子,闪烁着爱的光波。脱了衣,嗬!风真凉;快跳下去,哈!差点掉层皮;寻找再三,终于找到一个温度适中的石盆。躺进去,水犹如儿时梦中母亲抚摸我的手,温暖柔软;又象猫舌头舔脚,痒酥酥麻乎乎的。赤脚的童心又回到了胸膛,老了的感觉消失了,一切烦恼,忧伤,都随流逝去。我想流泪,想高歌,想狂笑,想大喊。累了,盆底当床,盆沿当枕,合眼睡吧——整个世界是温暖的,生活是温暖的——同志是微笑的,亲人的歌声,友人的期望,同志的微笑,领导的嘱托,友谊,爱情,理想,事业……都是那么和谐,美好。
  
  ——温泉,一支温暖的歌。
  
  传说,很早以前,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率领信徒在这里与异教进行激战,弹尽粮绝,穆罕默德杀了宝马慰劳士兵。肉煮到深夜,敌兵发起了进攻。兵士来不及吃肉,便把马肉倒在一块大石下,忍着饥饿疲劳与敌人拼搏。战斗结束后,峭壁下流出一股温泉。当地人说这泉水是马肉汤,为怀念这些勇敢的士兵而流;是圣水,为激励后人,追求信仰而奋斗到底的泉。传说自然充满神奇色彩,但有一点令人深信不疑:为人类作贡献,温泉从地心告别岩浆的故乡,冲破地层的千层阻碍和地壳的百般压制,才到地面,毅力何等坚韧,意志何等刚强。一个人知道这一点,会获得多少有益的启发?人生的坎坷,世事的艰辛,都会置之度外;认准一个目标,追求,探索,拼搏,直至献身。
  
  ——温泉,一支给人力量的歌。
  
  据有关资料记载和无数次实践证明,这里的温泉可以治皮肤病,风湿病和心脏病。每年开春,新疆南部各地来疗养的人数以千计。有的坐汽车,有的坐毛驴车,有的徒步前往;有的带了干粮行李,有的带了粮食,炊具,在那里住一段时间。多少年来,温泉治好的病人不计其数。卡布斯浪河可以作证。有一年,一位维吾尔族老人患严重风湿病,近乎瘫痪,被人抬着去温泉,几个月后,竟自己拄着拐杖走了回来。
  
  温泉的神力超乎人的想象,可谓妙手回春。为人间祛除疾病,美容健身,何等伟大而崇高啊!
  
  温泉,一支美的歌。
  
  寒冬里歌唱温暖,静止时歌唱跃动,肃静时歌唱活泼,衰老时歌唱青春,烦恼时歌唱愉快,痛苦时歌唱欢乐,消沉时歌唱振奋……
  
  是的,温泉是歌,一支永恒流动的有形有色,有魂有魄的歌。
  
  我何时才能再往温泉,听它的歌?
  
  我愿做一眼温泉。

                                             (以上文章均转载于《新疆新世纪汉语散文精品选》——新疆人民出版社)

  

稿件录入:杨东    责任编辑:杨东 
  • 上一篇稿件:

  • 下一篇稿件: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内容  
    没有相关稿件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推 荐
     

    杨东:血红的太阳(外

    新中国最年轻农场三十…

    农二师三十八团850名一…

    雾淞景观把一四三团妆…
    固顶稿件 [改革论坛]龙洪波 论企业改革,员工的思想…
    固顶稿件 [经济论坛]龙洪波  加快水电建设走新型工业…
    固顶稿件 [人物风采]苏克勤:经侦战线的忠诚卫士
    推荐稿件 [散文]杨东:血红的太阳(外四篇)
    推荐稿件 [团场]新中国最年轻农场三十八团迎来阳…
    推荐稿件 [要闻]农二师三十八团850名一线职工走进…
    推荐稿件 [社会]雾淞景观把一四三团妆扮成多姿多…
    推荐稿件 [会议]党的十八大精神农二师宣讲会在二…
    推荐稿件 [会议]农二师宣讲团来塔里木垦区三十三…
    推荐稿件 [散文]文林:库车的馕
     
    热 门
     
    固顶稿件 宋湘绮 杨东 上善若水  情暖荒原
    推荐稿件 李乾红散文专辑
    推荐稿件 颜萍散文专辑
    普通稿件 沈虹诗歌专辑
    普通稿件 魏川黔:致中国玉树
    普通稿件 张艳:赞美你——护士
    普通稿件 刘淑芳:鱼儿与大海
    普通稿件 魏川黔:再到金黄色的沙包上……
    普通稿件 李雨菡 胡志芬:那一次我说了“不
    普通稿件 张艳:你知道我在想你吗
     
    娱 乐
     

    汽水伤牙?专家科学解…

    宽松薄毛衣花样搭

    本所刊信息均为中国新闻社新疆分社兵团支社版权所有,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登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金银路新闻大厦七楼  电话:0991-8557237 6123976
    新ICP备05001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