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新疆新闻网-兵团新闻网旧版  . 投稿须知 | 进入投稿 | 新闻热线0991-6123976
新闻 国际 国内 疆内 图片 会议 | 文学 小说 散文 诗歌 新书 | 书画 画廊 绘画 书法 | 摄影 展厅 精粹 人物 风光
图文 企业 兵团 农场 专稿 讲述 | 理论 访谈 法制 言论 视频 | 纵横 旅游 娱乐 生活 | 政务 求购 供应 招商 专题


公告:
·重要:关于提高《兵团新闻网》稿件质量的公告--[7月13日] ·各团场频道已开通请各单位严格按格式发布新闻--[6月25日] ·2010年3月《兵团新闻网》刊发兵团各单位稿件统计--[4月19日]
您现在的位置: 兵团新闻网 >> 文学 >> 散文 >> 正文
散文稿件 -

李乾红散文专辑
作者:李乾红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4-26 13:14:23

 

       李乾红,甘肃酒泉人,1978年12月出生。有过5年的部队生活,退伍后留在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只有一河之隔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十师一八六团,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始终坚信天道酬勤,天生我才必有用。

目录

1.  春天的畅想

2.  春天

3.  春到边境

4.  边境的秋天

5.  冰山归来

6.  一生只为你坚持做一件事

7.  叫一声老婆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8.  边境魂

春天的畅想

    春天是播种希望的时节,是充满幻想的季节。

    我喜欢春天,因为在春天可以尽情地畅想。

    小时候,家里的条件很差。每年春耕春播的时候,家里没有拖拉机这样的机械。每天早上上学前父母都会嘱咐我要我早点回来。回家后我可以帮着家里干点农活。

    放学后,我扒上几口饭就匆匆地赶到地里。父母已经在地里劳动很久了。我的主要任务就是牵着我们家的枣红马顺着犁沟往前走。父亲扶着犁头在后面紧随其后。我牵着马缰绳,踩在松软的土壤上,闻着马身上撒发出来的热呼呼的汗腥味,听着贴在我身边枣红马呼呼地喘气声和父亲在身后叭叭地甩鞭声。我的思维非常敏捷,我抬头仰望着前方湛蓝的天空,听着空中小鸟啾啾的叫声,呼吸着田野潮湿的空气。我想象着我的一道算术题,我想象着想写一篇文章,我想象着想把我看到的想到的画一幅画……

    我的想象力如天马行空一般,任意地驰骋着。

    枣红马是是匹母马,是我家唯一的大牲畜,它是父亲在生产队解体时抽签抓的生产资料。也是我非常喜欢的好朋友。父亲说,这匹马有一只眼睛是瞎的,父亲在生产队放马的时候就知道。父亲还说这匹马8岁了,脾气很温顺,干活非常卖力,还生了好几个小马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对这匹失去一只眼睛的马特别关照。每次在喂饲料的时候我都要给它多添加几碗,喂水的时候我总是耐心地等着它喝饱了仰着头喝着响鼻才牵走。每次耕地休息的时候我悄悄地在手里捏上一个馒头,然后掰成小块捧在手里让枣红马吃。枣红马每次都凑过它潮湿的带着唾液的湿漉漉的嘴巴过来在我的手上添食。它的嘴巴上有毛,每次都把我的心弄的痒痒的。

    枣红马犁地累得时候总是头一低一抬的,显得和特别吃力。父亲也特别心疼马,每次都舍不得打它只是把鞭子扬起来吓唬吓唬它。每当父亲扬起鞭子的时候,枣红马总是猛地向前冲上几下。其实,枣红马的体力是有限的,它干得活非常多。家里十几亩的地全靠它犁。它还要拉着沉重的播种机播种,完了还要把每块地犁出几条40多厘米高、几百米长的小坝防止水四处漫流。最后还要套上用红柳条编织的磨耙把地磨平。这样一套程序下来枣红马经常是浑身都是汗渍。

    我很心疼枣红马,没事的时候我就喜欢摸它的头。用双手在它的头上梳理着,给它挠痒痒。我可以从枣红马的眼睛里看到我的影子,不过那个影子是个变了形的影子。枣红马一直要等到小麦出来后,父亲再套上沉重的石头滚子把小麦全部压上一遍(庄稼人说这样麦子长得比较壮实),然后就把马送到马群里一直到秋天才赶回来。

    我经常陪着父亲坐上马车到很远的山里头拉石头。拉上石头回来要筑新房子,所以春播完的几天时间里,父亲都要去山里拉石头。坐在马车上,听着枣红马哒哒的马蹄声,闻着已经破土冒芽的麦香,我的思想又在开始想像。我在想我的未来,想我长大以后的模样,想长大了以后做什么……

   我是看到什么想什么,思维极其活跃。有时候早上我们路过远离村庄的地头时,会看到成群的大雁在耕地里扒麦种吃。父亲总是会停下车去驱赶大雁。我也跟在父亲的后面吃着父亲的样子大声地吆喝着,大雁在我们的驱赶下鸣叫着全部飞到天空。我定定地看着腾飞的大雁在空中时鸣叫着,时尔排成人字形,时尔排成八字形。我又在想,它们吃不饱怎么办,它们的家在哪里……

    因为想象,给了我力量,伴随我成长。

    现在,已经长大了的我还是比较喜欢踏在松软的耕地上,然后脑海里天马行空一般任意想象。只是物是人非,枣红马已经去世,代替它劳作的是大马力拖拉机,父亲已经年迈再也不用去耕地劳作,大雁也不见了踪影至今未归,我的模样还是按着小时候的样子长大的,只是脸上多了些皱纹。

    多姿多彩的生活让我用心地去感觉,丰富的想象给了我许多灵感。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步入而立之年。我知道生活不是靠想象维持的,但生活离不开想象。

    如果没有幻想,人生就没有这么精彩,人生也不会有前进的动力。春天里,可以幻想的东西很多。我感谢春天赋予我们想象的空间,让我能够在春天里畅想,夏天里劳作,秋天里收获,冬天里休养。                                

春天

     我听到,春天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太阳涨红了脸,日渐温柔;风儿改了脾气,日趋和煦。沉睡了一冬的小草,拱破土层,星星点点地撒满大地,青青地、嫩嫩地映入人们的曈孔。

   我看到,河水融进了条条渠道,浇灌着庄稼人的憧憬。轰鸣的马达,犁出一层层黑黝黝的土地,新鲜的泥土芬芳飘荡在田野,庄稼人的希望将在这里生根、发芽、结果。

    似曾相似的小燕子,在蔚蓝的天空中翻飞着,寻找昔日的主人。树木舒展着身姿,枝条上操出绿绿嫩嫩地枝芽,像在寻找母亲的乳汁。

   春风温柔地吹着人们的头发;春雨,轻轻地抚摸着人们的脸颊,打在人们的脸上,倏地又飘进了你的胸怀。顽皮的孩子们,将五彩缤纷的风筝放飞到天空,欢声笑语撒满了天空。

   春天,一曲生机勃勃的交响乐;一首四季流行的序曲,撒下饱满的种子。写下详细的计划,你酝酿着一年的收成,你带来希望的明天。

   春天,你来了,你在庄稼人欣慰的眉宇间,你在莘莘学子鼓鼓的书包里,你在工人淬飞的钢炉里,你在战士紧握的钢枪里。在这里,可以找到你的影子,揣摸你的气息。

    春天,我看到了你的影子,我听到了你的声音。

    春天,我要把握住你。                                         

春到边境

    春天的脚步到达边关的步履似乎太慢了点,已到了四月的下旬,离五一没有几天了,可是地处中哈边境一线的农十师一八六团还是灰蒙蒙的,花没开,树没绿,只有小草显示出点生命的绿色,让人看上去多少心里有点欣喜和安慰。

    一八六团是典型的大陆中温带寒冷地区,冬季严寒时久,夏季短暂而干旱。如果此时你驱车向东至北屯,路过布尔津,你就会感觉到气温明显上升,到达北屯后这种感觉越加强烈。如果你从一八六团驱车向北沿着克特公路至一八五团,路上经过褐里格库木沙漠,你一定会感受到沙漠强烈而又炽热的热空气,经过有名的额尔齐斯河就到达了一八五团。这里山清了,树绿了,气温柔和,春意盎然。

    当你再次回到一八六团的时候,这里仍然是光秃秃的,找不到春天的感觉。

    又是一年芳草春,春风十里杏花香。春天在边境一八六团来的实在是太晚了。毛泽东在《咏梅》中写道:风雪送春归,飞雪迎春来。没有经过雪的洗礼,就没有春的温暖。春回大地,可是春天在边境一八六团却是迟迟未到的季节。

   春天,你对边境一八六团太不慷慨了!

    有一个脑筋急转弯上说,雪化了后是什么。许多人猜说雪化了后是水,其实答案是雪化后是春天。这样一个寓意深远的题目道出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可是在一八六团,积雪已经融化,可是我还是感觉到春天的影子。

    春天,你在呢?带着对春天的期盼,我走出了蜗居,去寻找春天的踪迹。

    沿着一八六团几十公里长的边境国防屏障林一路走去,光着膀子的树枝看不到一点绿意。经过边境线成片成片的柳树的时候,倒是看到柳树枝子变青了。摸上去枝头软软的,最顶上柳枝上好多指甲块大小的结,嫩嫩的,绿绿的,惹人爱怜。还记得那嫩绿的柳芽可是我小时候的最爱。那时的我们每到春节就成群结队地到野外寻找柳树,看到柳树我们争先恐后地爬上去寻找新芽去吃。含苞欲放的柳芽嫩嫩的,可以生吃,也可以用开水烫一下吃。如今,在边境,吃嫩芽的事可能只有大人们才知道,小孩子们只有在书本里才能找到。

    来到一八六团6000亩退耕还林还草地里,可以看到枯黄的芨芨草坚硬地挺立在风中,苍白的戈壁滩没有一点绿意。就在我感叹春天太远的时候,不远处一棵黄色的无名小花吸了我的目光,桔黄色的花瓣,绿色的花枝,迎着太阳正灿烂地开放着。

    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戈壁滩上会看到这样的一棵植物,让人倍加惊叹。放眼看去,像这样的小花还特别多,它们个头不大,成片成片地长在沙子边上顽强地生长着,像姑娘的笑脸,向路人们展示着春天的讯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顽强且小小的花朵感染了我。它生长在沙漠边,却早早地向人们展示着春的讯息,这是一种多么可贵的品德。我还看到许多身穿迷彩服的军垦战士正在退耕还林还草地里种植沙枣树。远处一八六团有名的褐里格库木沙漠只能远远地望到。春风在边境线上刮着,他们认真地栽种着树木,尽情地享受着这迟来的春天。

    我突然想起法国著名的雕塑大师罗丹的话:“生活中从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其实,真正的春天,在开拓者的眼中、心中。正是有了许多像他们一样肯于吃苦、乐于奉献的人,才使边境的春天永驻在边境线上……                              

边境团场的秋天

    边境团场的秋天,不仅仅在于丰收的果实,枯黄的落叶,还在于这里的职工的辛勤地劳作,与世无争,恬淡、安静的生活方式。

    边境团场的秋天,还不仅仅在于职工的聪明能干,还在于这里的花,这里的果,这里原生态的风光的美。

    秋天,既是作物飘香,五谷丰登,也是百花盛开的时节。不信,你可以到位于中哈边境一线的农十师一八六团机关和幼儿园的花带里去看花、赏花、听花。你会看到大朵大朵的花儿开了,绿的叶子,红的花蕊,绿的花瓣,黄的花杆,这里简直就是一个花的世界,花的海洋。你可以站着看,蹲着瞧。你可以领略花儿的美丽,聆听花的呼吸,闻知花儿的芳香。一场小雨过后,花儿在微风中摇曳,轻轻地舒展着身躯,摆弄着婀娜的花瓣,展示着纷芳四溢的花蕊。

    美丽的花儿吸引了辛勤的蜜蜂,蜜蜂顺着花的香味一直飞来,落在花上耕耘着。一八六团的国门广场上,经过社区人员的辛勤努力,你可以看到红的,黄的花朵,他们簇拥着,开放着,向人们展示着自己最美丽的一面,让人赏心悦目,让人心情愉悦,留恋忘返,乐不思蜀。

    初秋的田野,你还会看到成片成片的包谷熟了,成块成块的油葵熟了,成堆成堆的打瓜也快要收获了。包谷长大了,结着成排成排的谷子,它们相互拥挤着,红红的谷穗象飘带,似红缎子,让人爱怜。油葵长圆了,搭拉着个脑袋,那是向付出辛勤劳动的职工表示致谢,向给它阳光、雨露,辅育它成长的大地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打瓜也吃胖了,圆鼓鼓的腆着个大肚子东一堆、西一窝地撒满了大地。它的肌肤纵横清晰可辩,那是大地的永恒的颜色----绿色。

    如果你这个时候到团场来看,在宽敞的晒场上,你会看到红红的打瓜铺满一地,黑油油的油葵堆积如山,白华华圆鼓鼓的小麦到处都是。它们正沐浴着阳光,静静地晒着太阳,享受着风和日丽的美妙时光。

    经过一场霜冰后,变化最为明显的是树叶,原本绿色的树叶经过大自然的精心雕刻后出现了变化。绿叶变成了黄叶,黄叶变成了红叶。有的还成为黄中带绿,绿中带红,红叶带粉。早上,边境柔和的阳光洒满大地,树叶在阳光明媚的照耀下变得晶莹剔透,非常惹人爱怜。黄昏,树叶在微风中轻轻地拂动,沙沙地作响,吹起一首首和谐边关颂。

    在一八六团南线27公里的边境线上,你可以看到横成排,纵成列的国防屏障林。那是职工们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栽出来的。如今,十年时间过去了。当年的幼苗顽强地成长,现在已经长成了碗口精的大树。他们积极地向树下汲取营养,要在边境线上扎根。现在尽管已至秋季,但它们还是站得笔直笔直,象战士一样,等待着首长的检阅。

    走在团场的大街小巷,闻到的是晾晒打瓜的潮湿的气息,看到的是职工忙碌着收获的身影,听到的是欢乐的丰收的歌声。

    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这几年来,一八六团职工增收快,团场发展变化快。职工们都说这是党的政策好、各级党委落实党的各项惠民政策有力、职工辛勤劳动所带来的喜人局面。   

    如今的一八六团,政通人和,职工安居乐业,已经成为一个初具规模的边境小团场,成为一个农、林、牧、副全面发展的边陲重地。

    如今的一八六团,边关不再遥远,边关不再寂寞,边关不再荒凉。站在在一八六团的国门广场前,你可以看到红色的琉理瓦的小二楼,那是职工们温馨的家园。你可以看到大街上忙碌的身影,那是职工在辛勤的耕耘着美好的生活。

    春花秋实,硕果累累。经过了春的孕育,夏的耕耘,才会有秋的收获。边境团场的秋,是殷实的,是丰收的,是美丽的。那是他们在冬的季节里酝酿,春的季节里播种,夏的季节里耕耘,才有秋的季节的收获。愿朋友们都能走出室外,在春天里播种希望,夏天里付出努力,秋天里收获成熟。愿大家都能在秋后的午后摘到沉甸甸的秋的果实。                                          

冰山归来

    冰山,我来看望你了,只不过,这次的看望和前几次略有不同。

    冰山位于吉木乃县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之间。它是吉木乃县和一八六团几万人民赖以生存的母亲河。它当年积雪,从远处看白色的山脉和黛色的山峰连在一起,还是有几份韵味。

    可是这几年,受干旱条件和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吉木乃地区雪情明显下降。吉木乃县和一八六团都位于哈萨克斯坦边境一线。兵地同举一杆旗,同戍一方土,在长期的戍边生涯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严重的旱魔面前,吉木乃县和一八六团人民制定了多项抗旱保丰收措施。据专业人士透露,兵地双方所赖以生存的冰山积雪每年都在不同程度地在向后延伸。

    去年到今,吉木乃地区雪情较多。厚厚的积雪给边境人民带来了丰收的希望。然而,最近不到三天的时间,积雪全部融化了。本以为水库内一定有不少的雪水,但事与愿违,水库内蓄水并没有往年多。雪到那里去了?

    带着这个问题,我们踏上了到冰山察看水源的路程。

    车子从驻守在冰山脚下的某部队转过后,冰山的路越来越近了。

    路边上,积雪融化。远处的山上看到的白雪如天上的云彩朵朵。越野车驶进了山中。一路上爬,拐过一个弯又是一个弯,让人有点头晕。两旁的山上有松树,也有透着点绿意的野草。车子显示海拔已到了2000多米的时候,可以看到许多山峰。此时才体会到会当绝林 ,一览众山下的真正意义。

    “看,旱獭!”车上一声惊叫,把我们的目光都引到了一个肥肥的、跳跃着的动物跟前。这是一只外表是棕红色的如兔子般大小的动物,它那肥肥的身体、笨拙的跳姿把我们逗得捧腹大笑。当我们下车想看它时它早已研进了洞里。一路上我们看到了多旱獭,有的旱獭还站在洞中伸长了脖子看着我们。最让人兴奋的是路上看到了两群野黄羊。它们站在远处的山 上向我们张望。

     等我们到达冰山的时候,在一块足有三米高的大石头上写着“天下第一哨”五个大字,不远处高高的铁架哨楼天而立。远处便是我期盼已久的冰山,因为路上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我们过不去,只能从远处看看它。冰山上积雪较少,黑白相间的冰山犹如一幅泼墨浓重的山水画。只能远看而不能近玩烟。听司机说,他们有一年8月份到冰山去玩,山上有一个冰洞,人到了里面去可以别提有多带劲。 多人都慕名前来这里避暑。我前几次都是由于通往冰山的道路被洪水冲断了没有去成,只能从远处瞻仰它了。而这次,我又是到了你的跟前不能亲自走到你的胸抱一览它的风采。

    冰山,你犹如一位慈祥的母亲,你用甘甜的乳汁辅育着你的儿女;冰山,你是一位宽厚的父亲,为儿女们付出一切而无怨无悔。

冰山,母亲。

一生只坚持为你做一件事

    爷爷奶奶金婚的时候,面对满堂儿女,老俩口说出了他们相敬如宾、风雨携手走过的50年婚姻“秘笈”。爷爷说,他的这一生,只为奶奶坚持做了一件实事,那就是每天早上为奶奶把洗脸水打好,把牙膏挤好摆好。

    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动作,使奶奶足足感动了一生,陪伴着爷爷走过坎坷人生路,甚至在上个世纪60年代遭遇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奶奶也没有离开爷爷另谋生路。

    对于爷爷的话,奶奶的解释是:从他做的这件小事上,说明他心里还有我。奶奶说,当年,他不顾家族的一致反对从一个富有的家庭嫁到了一个贫困的家庭,她看中的就是爷爷的老实厚道和上学上进。  奶奶说,婚后爷爷就拜师学习中医,后来成了乡里有名的赤脚医生。爷爷最擅长的是针灸,凭着这门手艺,爷爷家的生活渐渐地好了起来。  不管是生活贫穷还是富裕,爷爷对奶奶的感情从来没有过二心。

    奶奶说,从他们结婚至今,爷爷对她照顾得特别好。当年奶奶怀孕的时候反应特别强,爷爷精心照顾奶奶。每天除了下地干活、给人看病还要照顾她。给她洗脚、剪指甲、洗衣服、梳头……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爷爷养成了每天早上给奶奶打洗衣水、挤牙膏的习惯。

    爷爷说,我只坚持给她做了一件事,而奶奶却坚持为他做了好多件事。爷爷说,她忍受着清贫和他生活了一辈子,忍受着疼痛给他生儿育女,忍受着辛苦给他洗衣做饭……相比之下,我只为她做了一件事,我是多么的幸运和幸福。

    奶奶说,爷爷每天坚持做的这一件事,她感觉非常地知足,非常幸福。有时候,俩人为了一点事生气了。到了第二天早上爷爷还会像往常一样把洗脸水打好,把她的牙膏挤好。奶奶说,看到这一切,自己心里所有的怨气都跑到九霄云外去了。相反,心里还被一种宽容、幸福感包裹了全身。

    “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幸福着你的幸福……”一首《牵手》道出了两位老人相互搀扶走过的风雨人生路。婚姻也是如此,当恋爱的甜蜜过后,一切都回归到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淡之中。做一件事容易,但一辈子为你心爱的人坚持做一件事却不容易。爷爷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把这一平淡的不能挂龄的小事坚持了下来。因此,他的婚姻,充满了幸福。奶奶每天早上从睡梦中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到了卫生间已经挤满了关心的牙膏和溢满温情的洗脸水。可以想象,奶奶当时被无限的爱意、温柔包围时的情景……

叫一声老婆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我的同事小军身上有一个我最佩服的优点,那就是他对妻子的称呼。不管是在什么地方,他都会旁若无人地对着自己的媳妇大声喊“老婆、老婆”。那神情、那姿态,非常地自然,没有一点做作的感觉。

    记得去年我们去农九师办事,他带着媳妇和儿子一同前往。早上我们在塔城市吃早点的时候由于饭店人多他们一家三口都被分散了坐。小军身体有点发富,说话底气十足,声音洪亮。他吃完饭看到桌子上没有餐巾纸就转身对坐在后面的媳妇大声说:“老婆,拿点餐巾纸。”话音刚落,满屋子的人都抬起头来看他们。我看到有些人抿着嘴偷偷在笑。不过也确实如此,大家都忙着吃饭,他高出常人几十分贝的声音一出现,让人不由得吓了一跳。

    此后的几天里,不管是吃饭,还是购物,或是坐在班车里,他都用他那高分贝的声音亲切地喊着他的老婆,感觉好像在他家里一样,根本就把我们视为空气。

     小军的这种大胆、直白的叫法我们几个已婚男人都很敬佩。我们在私下里都说,若是换了我们在公共场合下这样叫一声老婆还真不是一件容易出口的事。

    但反过来,我们又想,媳妇和老婆不都是一个称呼吗,可为什么许多男人都像我们一样在公共场合下就是叫不出口呢?

    究其原因,可能是我们大男子主义太强了吧。或许是我们太过于好面子,叫这样的称呼让别人听到会把你当成是很粗野的人,所以我们太在乎别人的看法了。于是在公共场合下,我们都像个绅士一样保持着男人的尊严,不敢忘乎所以地大声叫喊。

    我怎么也想不通小军为什么就能理直气壮地叫出来而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或想法。我也多次试着在人多的时候改叫自己的媳妇为老婆。可是,每次话都到嘴边了就是叫不出口。不过,我在家里喊老婆的时候,我媳妇没有什么惊讶之类的表情(也不会有惊讶的表情)。我又在想,在外面叫老婆和叫媳妇应该都是一个样吧。于是我的心里又恢复了平静。

    不过,我是没有勇气当众把媳妇喊成老婆。倒是经常听到小军在电话里、面对面的时候左一个老婆,又一个老婆地叫个不停。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了,我问小军为什么能在人多的时候叫出来声来。小军挺着他肥胖的肚子,迷缝着眼睛得意地告诉我,当众叫老婆不是粗鲁的表现,而是让更多的人知道她是我的什么人,表明你对她的爱是大胆的,负责任的。而最主要的是,你的媳妇听到你当众这样叫她,她的心里那是心花怒放。

    我恍然大悟。

   从这以后,我知道了小军为什么身高1.70体重却达到了90多公斤,知道了他为什么一回家后就知道往沙发上一躺看电视,也知道了他媳妇为什么总是看起来很年轻。

     于是,我也开始试着小心翼翼地当众叫了。感觉还不错,不过还要继续,要向小军那样。

不过,我倒不希望成为像他一样胖乎乎的。                  

边境魂

    细细算来,来到兵团已经有14个年头了。其中前5年时间是在兵团的团场当兵,后5个年头才真正地融入到兵团的生活训,成为兵团的一分子。细细想想,我可能真的和兵团有着不解之缘,和边境线,和界碑有着某种难以说清的感情……

    1996年12月,年满18岁的我怀抱着考军校的梦想参军入伍,从位于东疆北部的哈密来到阿勒泰市哈巴河县某部参加新兵训练。

    还记得1997年4月就快要分兵的时候。步兵连的首长特别想留我在连队,但我新兵连的指导员一心想把我要到他们的连队去。正好我们排的另一个姓蒋的班长和指导员是一个连队的。我问起他连队的情况来,他说连队有国门,有边境线,有铁丝网,末了他还说,当边防兵不到边防兵还叫什么边防兵。就冲着他的这句话,我下定决心要到边防去。那几天,巍峨的国门、长长的铁丝网、神圣的界碑、高高的哨楼,成了我憧憬的一部分。

   4月中旬,我终于和其他22名来自内蒙古、四川籍的新兵来到了边境,这一呆就是5年。

    驻地是兵团农十师一八六团。当兵期间记不清多少次带领战士为驻地职工打扫积雪,清理渠道,和驻地民兵们一起参加军、警、兵、民“四位一体”的军事训练……

    在部队的每一天,我都感觉特别地舒畅。春天,我和战友们一起参加劳动,在连队的十几亩地里辛勤耕耘;夏天,我和战友们骑马沿边境线巡逻;秋天,我和战友们帮着团场职工收麦子;冬天,我和战友们帮着团场打扫积雪。

    5年的青春,5年的时光,人生中最宝贝的莫过于青春年华,我的5年的青春年华融入到了共和国的千里边防线上了。5年来,我和战友们爬冰卧雪,千里边防线上到处都流下了我们深深的足迹。当兵5年,我没有探家,两次考军校与之失之交臂,一次提干又擦肩而过,当时我还怨天尤人,感叹生不逢时。

    当时我对兵团的了解只限于一些表面的东西,但感觉兵团人特别朴实。我们到职工家里借东西,他们都愿意借给我们。还记得当时连队搞营房建设,需要几个拖拉机,我和几个老兵就到一八六团职工家里去借,只要是有车的职工都愿意把车借给你。每年“八一建军节”、“中秋”等节日,学校、机关、医院等单位的领导都要来看望我们,团场的几个阿姨还要给我们洗被子。

    最难忘的是驻地1997年秋天的一天夜里,对面哈萨克斯坦烧起了大火,大火在界河里疯狂地燃烧起来。驻地一八六团广大职工群众和部队官兵们都投入到了此次救火当中。2002年夏天,一场特大的洪水冲击了一八六团的界河。为了不让洪水将界河改道,为了国土的完整,一八六团全团老少齐上阵抗洪,几天几夜奋战在抗洪第一线,终于保全了国土的完整…

    看到、听到这些事实,我内心都会强烈地感撼。对兵团人有了更理性的认识。

    5年的时光一晃而过,2001年,我光荣退伍返乡。

    回家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我到处打工,去过广东、广西等城市,但还是留恋部队的生活,怀念驻地。

    2003年9月,我又返回了驻地一八六团。第二年参加团场的武器库警卫招考被录用,正式成为了一名兵团的军垦战士。

    来到边境团场后,许多人都好奇地问过我为什么不在哈密发展,说哈密如何如何好,还有的人怀疑我是不是在驻地找了个女朋友才来的。听了这些,我都淡淡地一笑。他们不明白,喜欢一个地方就象喜欢一个人一样,是没有原因也不需要理由。

    14年的时间,我终于了解了兵团的屯垦史,了解了兵团的历史使命。在这里,我非常地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每天生活在这里,浑身上下感觉特别地舒畅。这里的每一个老军垦,他们的额头如刀刻的深深的皱纹里埋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1962年震惊中外的“伊塔事件”发生以后,他们一无返顾地从腹心团场来到边境线,担负起保卫地方政府,防止边民外逃的重任。后来他们又听从了上级的命令永远地留在了这里,履行屯垦戍边的历史使命。

    他们是伟大的,他们是忠诚的。

    他们的这一留,不仅把自己留在了边境,也把自己的子女留在了这里。这里的确偏远,的确贫穷。40多年来,老军垦们用人肩担,用血、用汗、用泪,把这个不毛之地的边境线建设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小城镇。几代军垦人同守边境线,为共和国争回了91.36平方公里的争议地区,这是一八六团几代军垦人对祖国最大的贡献!

    守土有责,固土有功。

    这是对一八六团几代职工群众最好的褒奖。

    镇守国门,情洒边关,青春无悔,人生无憾。

    这是对一八六团几代军垦人最好的赞扬。

    我知道和老军垦们相比,我只是个小字辈。和他们相比,我所失去的又算得了什么,他们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这里,我没有留在部队这又算什么呢。我会用心体会他们那一代人的艰辛,用笔去写他们那一代人的沧桑,他们那一代人的执著,他们那一代人的忠诚……

    我知道,我的心和边境心心相印,我的情和边境系系相通,我会在边境,深深的呼吸,好好地工作、快乐的生活……                                
稿件录入:李乾红    责任编辑:杨东 
  • 上一篇稿件:

  • 下一篇稿件: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内容  
    李乾红:可爱的兵团人
    李乾红:边境风光无限惹人醉
    李乾红:9.25老兵唐尕才的幸福生活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推 荐
     

    电视连续剧《雪浴昆仑…

    北屯高级中学开展滑冰…

    郭志利 陈金莲:真爱撑…

    前进水库管理处党员积…
    固顶稿件 [法制新闻]乌鲁木齐垦区检察院李永华以新疆…
    固顶稿件 电视连续剧《雪浴昆仑》开拍
    推荐稿件 [教育]北屯高级中学开展滑冰试滑训练打…
    推荐稿件 [图文专稿]郭志利 陈金莲:真爱撑起温暖的家
    推荐稿件 [活动]前进水库管理处党员积极向贫困党…
    推荐稿件 [要闻]经济观察:棉价狂涨究竟给新疆兵…
    推荐稿件 [连队]农四师七十四团连务公开栏搭建起…
    推荐稿件 [活动]全国职工工会知识竞赛一四九团40…
    推荐稿件 [要闻]石河子花卉大棚成新疆蝴蝶兰新品…
    推荐稿件 [团场]入伍前先充电一四九团人武部组织…
     
    热 门
     
    固顶稿件 宋湘绮 杨东 上善若水  情暖荒原
    推荐稿件 李乾红散文专辑
    推荐稿件 颜萍散文专辑
    普通稿件 沈虹诗歌专辑
    普通稿件 魏川黔:致中国玉树
    普通稿件 张艳:赞美你——护士
    普通稿件 刘淑芳:鱼儿与大海
    普通稿件 魏川黔:再到金黄色的沙包上……
    普通稿件 李雨菡 胡志芬:那一次我说了“不
    普通稿件 张艳:你知道我在想你吗
     
    娱 乐
     

    2010春夏男装流行报告

    格子效果衬衫实用选搭…

    本所刊信息均为中国新闻社新疆分社兵团支社版权所有,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登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金银路新闻大厦七楼
    新ICP备05001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