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新疆新闻网-兵团新闻网旧版  . 投稿须知 | 进入投稿 | 新闻热线0991-6123976
新闻 国际 国内 疆内 图片 会议 | 文学 小说 散文 诗歌 新书 | 书画 名家 新蕾 书法 | 摄影 展厅 精粹 人物 风光
图文 企业 兵团 农场 专稿 讲述 | 理论 访谈 法制 言论 视频 | 纵横 旅游 娱乐 生活 | 民生 求购 供应 招商 专题


公告:
·投稿须知--[10月10日] ·获得《兵团新闻网》2012年头题新闻奖作品目录--[1月9日] ·2012年度《兵团新闻网》优秀通讯员优秀通讯站支持《兵…--[12月31日] ·《兵团新闻网》2011年度优秀通讯员优秀通讯站支持《兵…--[12月15日] ·获得《兵团新闻网》2011年头题新闻奖作品目录--[12月12日]
您现在的位置: 兵团新闻网 >> 文学 >> 评论 >> 正文
评论稿件 -

詹辉全:热血凝史诗  浩歌叙传奇 ——读杨眉非虚构长篇小说《兵团儿女3》
作者:詹辉全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10-12 19:17:01
    詹辉全,男,四川剑阁县人。1945年9月出生。外科主任医师。曾在新疆兵团大型综合医院任外科主任、院长、党委书记等职。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从事业余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文学评论等散见全国各地报刊。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外散文诗学会会员。著有中短编小说集《雁双飞》,另有数篇散文在全国竞赛中获奖。

     作家杨眉用七年时间完成了他的系列长篇小说《兵团儿女》,洋洋洒洒83万言。《兵团儿女3》是收官之作,由兵团出版社近期出版发行。《兵团儿女3》是非虚构长篇小说,这是一部实践新小说文体,具有创新意义的作品。清新的风格,诗性的视角,奇巧的构思,书写了感人肺腑的戍边故事。远去的历史事件,带来鲜活的阅读盛宴,给读者以强烈的震憾。这是我国当代西部题材小说中的重大收获,是兵团屯垦戍边历史的真实记录,具有史诗般的文学和史学双重价值,无论在艺术上还是思想上都达到了一定的深度和高度,它弘扬主弦律,传递正能量,厚重深沉,质朴壮美。

     杨眉在年届古稀之年,风雨兼程,奔波几千公里,采访兵团的戍边当事人和知情者,之后,依据大量史料、资料和回忆录,采用“日记体”和非虚构文体写成的这部小说,和前两部小说《兵团儿女》和《兵团儿女续集》融为一炉,既是一个气势宏大、波澜壮阔的整体架构,又是独立成书的非虚构的小说文本。

    非虚构小说这种艺术形式,始于上个世纪的1966年,美国作家杜鲁门.卡波特对他的小说《冷血》首次提出非 虚构小说的概念。由于非虚构 小说用真实的故事来表现和暴露当代社会问题,具有其它文学艺术形式难以替代的作用, 逐渐在世界流行开来。如今非虚构小说在美国已成为一种文学传统。在我国非虚构小说的发展尚在初级阶段。《人民文学》为了推动非虚构文学的发展,最早开辟了“非虚构”专栏。在全国范围内,目前普遍公认成功的非虚构长篇小说是乔叶的《拆楼记》。杨眉的《兵团儿女3》作为新疆和兵团第一部非虚构长篇小说,作者在创作道路上的进取精神,创新勇气,执着追求,实践探索,无疑是值得称赞的,对于新疆和兵团非虚构小说的发展,具有开拓和创新的积极意义。

     非虚构小说的写作,极大的考验作家的文学素养和写作功力,它必须把事件的真实性和小说的技巧完美结合,使叙事艺术小说化,才能调动读者的阅读审美情趣。《兵团儿女3》实现了作者把兵团屯垦戍边生活的常态“原汁原味”地呈现给读者的初衷。在阅读过程中,有一种身临其境的体验,仿佛走进了兵团那段当代传奇,触动了心灵的历史根须。

     作品没有用习惯的正面叙事来反映兵团在屯垦戍边、开发建设中艰苦卓绝、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而是以日记的形式,让事件的亲历者、知情者从不同视角来叙述事件的真像,这种行文方式让人感到亲切、新鲜、真实,达到更加生动的艺术效应。读到湘女涌跃报名参军,二、六军将士宣誓“凯歌进新疆”,心潮起伏、斗志昂扬;读到手持铁锨、羊鞭,面对邻国军队的钢枪刺刀,兵团人毫不畏惧,和对方“扛膀子”,寸土必争,胸中风雷激荡,豪情澎湃;读到几代兵团人为建设边疆、保卫边疆艰苦奋斗、汗洒绿洲,周身热血沸腾,豪情悲壮;读到兵团人只求奉献,不讲回报,“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身献子孙”,心灵震憾,热泪盈眶。兵团人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兵团人是世纪的脊梁。兵团人在祖国西部边境,用血肉筑起了伟大祖国坚不可摧的巍峨长城和生命界碑。

     王震是兵团事业的奠基人。张仲瀚是兵团的领导人。老兵记忆中的王震司令员和张仲瀚政委,既是叱咤风云、身经百战的虎将,也是同甘共苦的战友和兄长。生前,他们为新疆和兵团的事业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死后魂归天山、骨灰撒在新疆大地。八千湘女上天山,山东、上海、四川姑娘进新疆,解决老兵婚姻问题的传奇佳话,闪耀着人性关怀的光芒。在后来几十年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的岁月里,绝大多数兵团老兵的婚姻美满幸福,基本上没有离婚的。“红娘”王震、张仲瀚,可谓功德无量。时至今日,兵团的老军垦们,提起王震、张仲瀚,都会肃然起敬、洋溢无限的深情。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参军的各地女兵和以后支边进疆的女青年,由于身体和生理的原因,她们承受了比男兵们更多的痛苦和磨难,撑起兵团屯垦戍边伟业的半边天。行军,她们和男人一样,穿越荒芜人烟的沙漠戈壁,徒步行走三千多公里,从甘肃省走到南疆喀什;建设边疆,她们和男人一样鏖战大漠、开荒造田、战天斗地、流血流汗;保卫祖国,他们面对邻国军队的枪炮刺刀,和男人一样挺起胸膛,迎上前去,誓死捍卫祖国的神圣领土。161团女牧工孙龙珍,为了民族的尊严和领土完整,英勇牺牲在邻国军队的枪口下;女工程师佟香妹,倒在抗洪抢险、保卫国土的岗位上;女卫生员褚春云为渡饥荒,亲尝野菜中毒昏迷,别人以为她牺牲了,送进了太平间,清醒后又自己走了出来;女医生夏丹一辈子为基层、为边境农牧工勤恳服务,还历尽艰辛把金玲的两个遗孤抚养成人;丁姨的丈夫和儿子先后牺牲在奎屯河破冰工地上,她强忍巨大的悲痛,仍战斗在破冰现场……这就是兵团的儿女,这就是兵团的母亲,她们像芙蓉一样清纯,像腊梅一样高洁,像红柳一样热烈,像胡杨一样坚韧。

     《兵团儿女3》中,以较大篇幅记述了1962年在某邻国有关部门策划下,大批边民越境出走以后,兵团遵照周恩来总理的指示,由兵团紧急抽调人员,在边境地区建立农牧团场,执行代耕、代牧、代管的“三代”任务的真实情景。兵团人不是兵,但在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前沿阵地,人人都是英勇的国门卫士和哨兵。1968年7月,在185团的一个连队,邻国一个骑兵连向我方冲过来,刘秀琴身怀有孕,即将临产,生死关头和其它农工一道,抓起两颗手榴弹往怀里一揣就冲上去了,让邻国军队见识了兵团人不怕死的铁骨铮铮。邻国军队在一排高唱国歌的普通兵团农工面前终于撤退。刘秀琴的婴儿出生在麦田里,取名麦生。孙龙珍烈士牺牲时,已有六个月妊娠,停止呼吸后,腹中胎儿还在蠕动。在163团,值班连长商平为了把从来就是我国的领土,对方却称为“争议地区”的成熟麦子抢收回来,召集连队24名党员开会作出决定,人人腰捆集束手榴弹上收割机,如果邻国军队冲进麦田抓人阻止麦收,就扑向坦克拉响集束的手榴弹。在每个人写好遗书后整队出发,场面何其悲壮!对方被兵团人的英雄气魄所震慑,没敢挑衅,163团胜利完成了麦收。186团的诺亚堡哨所,被称为西北边境第一哨。在茫茫国境线上,付华、周梅花这对夫妻,长年守护在边境,每天升国旗,放牧、巡逻。在边防线上的兵团农牧团场,像付华、周梅花这样的夫妻哨所还很多,他们履行士兵的职责,但不穿军装,不拿年饷,永不转业,永不下岗。他们站在哪里,哪里就是伟大祖国的神圣国土和国境界碑。诺亚堡民兵哨所的院墙上,一边写着“我家住在路尽头,界碑就在房后头,界河边上种庄稼,边境线上牧羊牛”;另一边写着“割不断的国土情,难不倒的兵团人,攻不破的边防线,摧不垮的军垦魂”。这就是兵团人的博大胸怀和豪迈气概!老一辈兵团人流血牺牲,始终坚守耕种和放牧的所谓“争议地区”,后来在正式勘界立界碑时,都正式划归为我国的领土。每天在自己耕种的土地上升国旗15年的兵团普通农工邵顺、沈桂寿夫妇,接受了中国和邻国军人共同表达敬意的军礼!

     兵团在创业过程中,条件之艰苦,环境之恶劣,为世所罕见。兵团的团场,都是在戈壁沙漠和荒芜人烟的边境地区建立起来的。185团,是世界上四大蚊区之一。不是亲身经历的人,听起来难以置信,这里的蚊子,又大又多,当地人称“小咬“,可以咬死地上跑的兔子,咬死天上飞的乌鸦。兵团人就是在这种环境中生产和巡逻。地处白沙窝的186团,经常“闹海风”。闹海风就是沙漠瀚海中的强台风。一个冬天的夜里,140多人在零下30多度的冰雪中遭遇闹海风,白玉书让大家用爬犁的绳子把人和爬犁连接起来,互相拉着、拥着博斗到天明,其中两名农工掉队,脚趾冻掉成了残废。地处和田的47团场,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军步兵五师15团。1949年底,为粉碎残敌叛乱阴谋,全团1800多名官兵徒步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创造了世界行军史上的奇迹,受到一野司令员彭德怀、政委习仲勋的通电嘉奖。后来十五团官兵就地集体转业为兵团47团,把开垦的好地先支援了地方,一直在沙漠边缘的荒原沙滩上苦斗。老兵季玉亭,晚年最大的心愿是在团部有一间房,看病方便些。1992年,当时的一位兵团领导看望老兵后拨款在团部盖了供老兵居住的每户40平方米的砖房。但季玉亭没有住上,他1992年就去世了。临终前,他给家人交待了三件事:一、交最后一次党费;二、还清欠医院的医药费;三、团里有困难,不向团里提任何要求。读到这里,我禁不住潸然泪下。47团的老兵,从团长到战士,去世后都埋在被兵团人称作“十三连”的简陋公墓里。最早埋在这里的是抗日时期参军的老八路周开元,他累得吐血倒在条田里,去世时手里还攥着一把砍土馒。

     在实现四个现代化的进程中,兵团的边境农场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在农业产业化,农场城镇化的的大道上走向富裕、走向繁荣。

    新一代的兵团人依然在边防线上耕种、放牧和巡逻,他们继承了老一辈的戍边重任,自豪地唱道:“面对蜿蜒的界河,背靠伟大的祖国,我们种地就是站岗,我们放牧就是巡逻”。

    1994年4月26日,中哈两国元首共同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关于中哈两国国界的协定》,9月24日,中哈两国又在阿拉木图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国界问题补充协议》,两个协议互为整体。根据这两个文件,中哈两国国界成为了永久性正式国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从根本上放弃了邻国关于喀拉苏自然沟为两国界河的主张,共同认定阿拉克别克河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两国的国界河,河流的主航道为两国的边界。中哈两国关系从关系正常化到睦邻友好。

     2013年秋,习近平主席出访中亚五国,与五国国家领导人达成互为战略伙伴的共识,中国的西部,迎来了全盛的春天气息,新疆兵团也迎来了最好的历史发展机遇。

     杨眉作为一个兵团人,亲身经历了兵团的开发和建设,他怀着对兵团、对兵团人的挚爱深情,创作出时代气息强烈,洋溢着兵团这片热土特有的泥土芳香的文学作品。《兵团儿女3》作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作者在故事精练,叙事生动等方面还有探索和提高的空间,但这部非虚构小说的坚实厚重、朴素大气,无疑是一部屯垦戍边的英雄史诗,是兵团建设大军,中流砥柱,铜墙铁壁三大历史作用的壮美交响,它为人们了解兵团、认识兵团演绎了一种形象的传递,为兵团精神的传承提供了一部通俗文本,从而使兵团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留下绚丽的文化记忆。
 
 
 
稿件录入:杨东    责任编辑:杨东 
  • 上一篇稿件:

  • 下一篇稿件: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内容  
    詹辉全:绝代佳人绝代雄——游皇泽寺
    詹辉全:雁双飞
    詹辉全:剑门蜀道行吟(七言诗13首)
    詹辉全:多彩的画卷——评杨眉诗集《绿洲之恋》
    詹辉全:医   闹
    詹辉全:铭刻在心中的风景
    詹辉全:剑门关上思陆游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推 荐
     

    一师阿拉尔市大街窨井…

    第三师四十九团加工厂…

    十三师领导给黄田农场…

    央视《地理·中国》黄…
    固顶稿件 [图片]一师阿拉尔市大街窨井缺盖  小轿…
    固顶稿件 [改革论坛]龙洪波 论企业改革,员工的思想…
    固顶稿件 [经济论坛]龙洪波  加快水电建设走新型工业…
    固顶稿件 [人物风采]苏克勤:经侦战线的忠诚卫士
    推荐稿件 [图片]第三师四十九团加工厂开足马力加…
    推荐稿件 [图片]十三师领导给黄田农场民族职工送…
    推荐稿件 [图片]央视《地理·中国》黄田农场景区…
    推荐稿件 [图片]重阳节十三师黄田农场医院关爱温…
    推荐稿件 [图片]十三师黄田农场职工晾制葡萄干
    推荐稿件 [图片]八师一四八团社区熊树贵老人教练…
     
    热 门
     
    固顶稿件 宋湘绮 杨东 上善若水  情暖荒原
    普通稿件 詹辉全:气壮山河的绿色长廊
    普通稿件 肖复兴:春晚语言类节目笑料浅薄
    普通稿件 刘洪生:别了,朋友
    推荐稿件 李乾红散文专辑
    推荐稿件 颜萍散文专辑
    普通稿件 沈虹诗歌专辑
    普通稿件 魏川黔:致中国玉树
    普通稿件 张艳:赞美你——护士
    普通稿件 刘淑芳:鱼儿与大海
     
    娱 乐
     

    汽水伤牙?专家科学解…

    宽松薄毛衣花样搭

    本所刊信息均为中国新闻社新疆分社兵团支社版权所有,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登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金银路新闻大厦七楼  电话:0991-8557237 6123976
    新ICP备05001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