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王小芳:我的中国心——读《芙蓉镇》有感
作者:王小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10-28 17:28:25  文章录入:陈军林  责任编辑:静飞

    时值伟大祖国建国64周年,中央电视台有一个关于“爱国”的街访,各种说法,各种给力。在此,借《芙蓉镇》的读后感来表达一下我的中国心。

    古华先生的《芙蓉镇》讲述了大动乱时代小地方小人物的跌宕起伏和他们悲欢离合的凄惨命运,一个个人物鲜活生动,给人一种如话家常般的自传体感觉。胡玉音、谷燕山、秦书田、黎满庚、李国香、王秋赦等一大串人物悉数登场,浓墨重彩,演尽繁华与落寞,还有那个特殊时代的疯狂诙谐。

    有时候好奇那个时代的人怎么就那么有激情,即使自己连肚子都填不饱,也热衷于别人的各种争斗,对于上级的号召也是不需要思考就无条件响应,活的那样朴素单纯,仿佛永远没有什么过多的期待,得过且过般的生活方式给予了他们自由散漫的无所畏惧。就算被游街、被批斗、被戴高帽子,只要你不索要我活着的权利,剩下的一切都悉听尊便,在荒唐和强制面前,他们显得顺从,就像安装了指令的的机器,无所谓思想的存在。

    那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它盛产无穷无尽的噩梦,还有遍地开花的玩笑。“儿子检举老子;青梅竹马、挚友亲朋成了生死对头。灵魂当了妓女,道德成了淫棍。人性论、人情味属于资产阶级。群众运动,运动群众。运动群众的人也自己被运动。地球在公转和自转,岂能不动?念念不忘你死我活。权力的天地只有拳头那么大,岂能人人都活。”其实,到底在斗什么?要彻底消灭什么?这之间区分的界限又是什么?谁又能给出一个明确的定论?所以那个时候的天地间一定充满了冤魂的哭诉吧。多少人被冤枉,被错划,红口白牙,说你是牛鬼蛇神的是他们,后来又说你被弄错了的也是他们。但他们一个简单的错误却可以酝酿成一个社会的动荡,一个家庭的破灭,一个生命的陨落。这样的时代,想死都变得顺理成章,经不起推敲琢磨,活着倒变成一件虚妄奢侈的事。政治的洪流是多么可怕,尤其当大多数人被这股洪流冲昏了头,不辨方向,肆意妄为的时候,那份可怕就会变为死神的口谕,令人不寒而栗。

    当然,在那个动辄“你死我活”的世界里,对和错的界定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就像作者申明的那样“中国大地上出现的这场现代迷信的洪水,是历史的产物,是几千年封建愚昧的变态、变种。不能简单地归责于某一位革命领袖。不要超越特定的历史环境去大兴魏晋之风,高谈阔论。需要的是深入细致的、冷静客观的研究,找出病因,以图根治。至于现代迷信的各种形式,究竟始于何年何月,何州何府,倒不一定去做烦琐考证。”有人说忘记历史等于背叛,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作为领导者,他们的一个决定或许会兴盛民族或许会动摇国本,这就要求当权者必须以百姓为根本,切切实实为人民着想,不做空文章,以史为镜,虚心纳谏,知错就改,伟大祖国的“复兴梦”就不会只是个梦而已,而变成实实在在可以碰触感受的实体存在。

    愿我的祖国繁荣昌盛,国泰民安,也希望多难真的能兴邦,愿“芙蓉姐子”他们的悲剧只是属于那个时代的悲剧,停留在历史课本里,永远不再重演。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